港大調查發現消防處民望於紀律部隊中最高 警務處最低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調查市民對紀律部隊的滿意程度,消防處的民望最高,評分為84.2分,是2012年調查開展以來最高,排名最低的是64.1分的警務處。

民研上月底,透過真實訪員隨機訪問超過1千人。9個紀律部隊的評分都超過60分,消防處評分最高,第二為有79.5分的飛行服務隊、再依次則為醫療輔助隊、海關、民安隊等。

另外,駐港解放軍的民望評分為63.3分,滿意淨值為正33個百分比,與半年前變化不大。

阅读全文

團體稱兩三年前本港市面仍有逾3萬件象牙製品出售

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下午將討論有關淘汰本地象牙貿易的立法建議,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表示,香港作為世界最大象牙零售城市,2014至15年間市面上仍有逾3萬件象牙製品出售,比鄰近地區泰國,越南等地還要多。

基金會高級主任勞敏惠指,全球非法野生生物貿易和走私活動猖獗,每年超過2萬隻非洲大象被獵殺,主要為滿足亞洲市場對象牙的需求。過去10年,亦有1000名前線保護野生動物的護林員在工作前線喪生,不少是被盜獵者槍殺。

她又說,立法禁運象牙刻不容緩,既可讓大象免受絕種,亦為保障護林員安全。

對於香港象牙商家要求政府動用約20億元,回購市面上的象牙存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指,若然政府這樣做,不但向世界發放極錯誤的訊息,而且香港將會迅速成為象牙製品的最大市場,後患無窮。

阅读全文

耀東邨謀殺案 警方相信動機與女死者健康情況有關

筲箕灣耀東邨發生謀殺案,一名76歲女子死亡,她的80歲丈夫承認涉案被捕,正被扣查。

警方今早接獲一名男子報案,自稱殺了太太,警員到場發現一名女子昏迷床上,頸部有明顯瘀痕,初步相信死者是窒息致死。

東區重案組總督察林耀表示,懷疑涉案的兇器是一條竹條,殺人動機相信與死者的健康狀況有關。

阅读全文

梁國雄案續審 立法會總議會秘書出庭作供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涉嫌接受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25萬元捐款,但無向立法會申報,被控告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案件在區域法院續審。

立法會總議會秘書梁紹基出庭作供稱,《議事規則》第83(5)條規定,議員須登記8類的利益,包括財政贊助,有利益變更時,議員須主動登記。

梁紹基指,利益監察委員會2012年曾向全體議員發出通告,提醒議員除非披露有關利益的性質,否則不得在有直接或間接金錢利益下作出動議或發言。根據《議事規則》,若議員所屬政黨收到財政贊助,需登記5000元以上的贊助;若是獨立議員,則每次收到財政贊助都需登記。議員需按照立法會主席批准的格式,填交表格向秘書處登記,其後有關紀錄可供公眾查閱。

阅读全文

建築署承辦商前工料測量師被廉署起訴 涉兩政府項目

廉署落案起訴一名48歲建築署定期合約承辦商前工料測量師,控告他涉嫌就啟德發展區及中環新海濱兩個項目,串謀詐騙建築署總值共約390萬元的工程。被告今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應訊。他否認控罪,主任裁判官羅德泉將案件押後至下月25日進行預審,被告獲准以現金2萬元保釋。

廉署早前接獲貪污投訴,指受僱於安保工程有限公司的被告,涉嫌於2013年6月至2014年8月期間,串同該工程公司的營運者,詐騙建築署職員合共169萬8千元,以在九龍城承豐道啟德發展區,供應及安裝4個涼亭和實木座椅。

另一項控罪,指被告涉嫌於2013年5月至2014年8月期間,串同工程公司的營運者,詐騙建築署職員,在中環新海濱兩項施工工程中供應及安裝8個涼亭,作出虛假報價,涉款共219萬2千元。

阅读全文

旺角騷亂案控方傳召西九龍衝鋒隊高級督察作供

去年農曆新年涉及旺角騷亂,多名被控暴動罪的被告,案件繼續在西九龍法院審理,控方傳召當時駐守西九龍衝鋒隊高級督察高仲英作供,他指出當晚執勤後,身體多個部位多次被硬物擊中,右前臂流血受傷。

高仲英作供時說,當晚凌晨在山東街防線,見到有50至70名示威者集結在近西洋菜街南位置,大部分戴口罩或帽,不斷向警方掟石頭、磚頭、玻璃樽和其他雜物。他警告示威者停止襲擊警察,但警告無效,示威者對警察的襲擊更激烈,有前線警員受傷倒地,膠長盾亦遭損毀,警方噴灑催淚水劑也未能阻止示威者襲擊。他說在猛烈攻擊下,警方防線向彌敦道方向後退。

阅读全文

52名在埃及本港團友要轉搭其他航空公司客機回港

7個國家與卡塔爾斷絕外交關係,部分禁止卡塔爾飛機飛越領空,本港有3個正在埃及的旅行團,原定乘搭卡塔爾航空於本周內返港,現要轉乘其他航空公司客機回港。

旅遊業議會主席黃進達說,受影響旅客共52人,包括一個康泰旅行團。由於航班時間有別,行程或有少許調整,航空公司會承擔費用。

美麗華旅遊一個15人埃及旅行團,原定明天坐卡搭爾航空回港,現正安排其他航班,總經理李振庭說,暫未確定機位,但相信問題不大,機票差價由航空公司承擔。

卡搭爾航空公布,受今次停飛影響的旅客可獲全數退款,或選擇另一個最接近航點。

阅读全文

延安 县域经济特色取胜

  本报延安6月4日电  (记者王乐文、张丹华)在陕西省延安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过去的两年被定义为“进入新世纪以来发展最为艰难”的年份。在油煤量价齐跌的大背景下,延安经济增长连续两年维持在百分之一点多。如何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抓好县域经济发展,成为延安面临的一道重要考题。

  “延安属于资源禀赋型城市,我们依托能源、特色农产品和特色文化旅游三大资源优势发展县域经济,着力在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上下功夫。”延安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说。

  依托能源优势,延安市全力推进高端能化产业发展。坐落在富县工业园区内的延安煤油气资源综合利用项目,总投资达216亿元,是陕西延长石油集团转变发展方式的重大项目之一,通过对煤油产品的深加工,弥补国内市场空缺,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此外,子长县、志丹县两个天然气净化厂,宝塔区环保型煤加工,甘泉县混合烃改扩建等项目也在建设中,未来将为这些县区释放新的先进产能。

  特色农产品产业化,让延安传统农业找到突破口。去年10月,洛川县举办首届世界苹果大会,果香飘向了世界各地。截至目前,延安全市苹果总面积达到353.9万亩、总产303.2万吨,实现产值100亿元。延安发展“一村一品、一乡一业”,重点扶持210个专业村做大做强,形成特色化竞争、差异化发展格局。延川红枣、黄龙核桃、吴起“胜利山”醋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特色农产品品牌达到120多个。

  陕西是旅游大省,怎样把到陕游客吸引到陕北来?延安主打“文化牌”:热情欢喜的大秧歌,古老深情的信天游,波澜壮阔的壶口瀑布,精美温情的陕北剪纸;延安革命纪念馆、枣园、杨家岭、宝塔山,更是人们向往的革命圣地、精神高地。“红色文化旅游与黄土旅游、绿色生态旅游紧密结合,成为带动老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延安市旅游局负责人说。2016年,到延安的游客突破4000万人次,游客数量、旅游综合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5%和18.4%。

  路子找对了,经济发展了,扶贫攻坚更好推进了。两年来,延安全市贫困人口从20.52万人减少到1.02万人,贫困村脱贫退出538个。2017年作为转型发展攻坚年,延安市生产总值预期增长7%。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01 版)

阅读全文

买儿童用品,这些地方要当心(产经课堂)

  婴儿学步车防撞间距不达要求、儿童运动鞋帮面材质中铅含量超标、抽屉无防拉脱装置……这些存在缺陷的儿童用品,有可能成为威胁孩子健康和安全的“杀手”。记者从国家质检总局了解到,截至今年5月底,我国共实施缺陷儿童用品召回519次,涉及儿童玩具、家具、服装、文具等,数量达84.51万件。

  目前儿童用品的常见安全隐患有哪些?应该如何安全消费?国家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在近日举办的儿童用品安全主题教育宣传周活动上进行了介绍。童车方面,主要存在闸把尺寸不合格、平衡轮尺寸或强度不合格、制动装置不合格、防撞间距不合格等安全隐患。“婴儿学步车的防撞间距应该大于120毫米,防止车辆碰到墙面时婴儿的头部、手指直接与墙壁等刚性体碰撞导致伤害。”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有关负责人介绍,婴儿学步车适用于无帮助能坐立的婴儿使用,大约6个月以上,不适合体重超过12公斤的婴儿使用。

  儿童家具方面,除了常见的有害物质限量超标等化学伤害,柜体倾倒砸伤儿童等机械伤害也不可忽视。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有关负责人介绍,靠墙放置的儿童家具高度高于60厘米的,最好用螺丝将家具固定在墙面上;儿童家具如柜子和抽屉尽量配备防夹手设计,避免孩子取物品时不小心大力推动抽屉夹伤手指。

  款式多样、设计时尚的儿童服装,市场消费需求不小。然而调查显示,消费者对童装消费安全的了解总体还处于较低水平,例如正确知晓婴童装的绳带、拉带是重要安全隐患的受访者仅占7.8%。“许多童装的兜帽、腰部、下摆等部位带有拉带,如果拉带缠在滑梯、校车门和其它物体上时,很容易导致儿童伤亡。”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有关负责人建议,购买儿童服装时尽量选择款式简单的,如果发现产品上带有绳带,可以考虑将绳带丢弃或固定。

  一些暗藏安全隐患的儿童文具也对孩子的健康形成危害。笔帽没有孔,误吞后不能正常出气便是隐患之一。根据《学生用品的安全通用要求》,书写笔、记号笔、修正笔、水彩笔的笔帽体上需要有一条连续的至少6.8平方毫米的空气通道。别小看这个“救命孔”,它可以让笔帽空气流通,减少使用者误吞后窒息的危险。然而目前市场上有的笔帽上没有孔,有的笔帽甚至是削笔刀,如果被儿童误吞非常危险。

  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有关负责人提醒消费者,不要购买无厂名厂址标识的儿童用品,购买前应仔细检查说明书及产品标识等是否齐全。若在儿童用品使用过程中发生伤害事件,可登录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网站报告有关产品伤害信息或提交缺陷线索。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9 版)

阅读全文

银证保都姓“监”(金海观潮)

  ■各金融监管部门突出“主业”,补齐短板,及时消除风险点,是形势所需、必要之举。强化监管的出发点不是“推倒重来”或“休克疗法”,而是要形成金融发展和监管的合力

  

  端午假期前最后一个工作日,证监会就进一步规范上市公司有关股东减持股份行为发布了新规定。此次制度完善指向扰乱股市的集中、大幅、无序减持行为,对市场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作出针对性安排。减持制度的修改完善,让近期出台的一系列金融业监管举措又添上令人关注的一笔。

  监管在不断强化,这是近来金融市场各方的共同感受。这样的变化本在情理之中,金融监管,顾名思义,就是要突出监管“主业”,在风险防控上耳聪目明,确保金融系统良性运转。然而,实践中,如何把握监管和发展的关系,却是一个认识逐渐深化的过程。

  我国金融业发展时间并不长,真正的跨越式发展是近十几年内实现的。在2003年确立的监管格局下,银证保“三会”监管的对象,是各自分工领域内的金融机构,各监管部门事实上就成为行业主管者,担当起各自所监管领域的“大家长”角色。尤其是市场发展初期,金融机构羽翼未丰,投资者也不够成熟,市场内生发展动力还不足,各监管部门或多或少身兼本行业发展和监管的双重职能。可以说,我国金融业能短期内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与相关部门的推动促进作用密不可分。

  但金融业已是今非昔比,对监管的期望和要求自然也大不相同。这十几年来,金融机构种类、数量等快速增长,各细分行业的金融资产规模打着滚往上翻,更重要的是,金融市场的主动发展意识大增,机构创新能力也已经很强,很多时候走在了监管前面。客观看,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积极变化,可其中也蕴含了一些不能忽视的风险。随着金融混业经营活动不断增加,机构的交叉业务和跨业交易行为越来越多,其中还有一些以创新之名开发了长链条、跨行业、跨市场、结构复杂的产品,各类“通道业务”流行,此外冒出了五花八门的“类金融”业务,这既容易引发交叉性风险传递,也可能导致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滞留,造成资金“脱实向虚”。从监管角度看,各类监管空白和监管套利空间的出现,对金融管理提出新挑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各部门凝聚监管合力,补齐监管短板,及时消除金融风险点,是形势所需、必要之举,对经济发展全局具有关键性意义。

  有人认为,金融市场敏感性强,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掀起大波澜,强化监管会抑制金融业发展。显然,这样的看法存在误解,强化监管的目的,并不是要打压市场,而是意在化解金融业快速发展中出现的种种隐患,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形成金融发展和监管的强大合力。

  短期看,市场诉求与监管目标也许不完全一致,但要看到,强化监管的出发点是在发展中解决问题,而不是“推倒重来”或“休克疗法”,市场各方对此应当保持稳定预期,无需过度联想,产生不必要恐慌。当然,从监管部门的角度讲,也应当有机衔接监管政策出台的时机和节奏,把握好防风险和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的平衡,处置风险时要讲究策略和艺术。

  中长期看,监管与发展之间本质上是统一的。金融监管说到底是以促进金融发展为目标;同时,金融发展也需要监管来保驾护航,缺乏监管的发展往往会变身为野蛮无序生长,如果积累重大风险,会让多年发展成果毁于一旦。国内外金融发展史告诉我们,监管和创新从来相伴相生,正是二者的不断博弈,才推动金融业不断地向前发展。银证保都姓“监”,通过强化监管,引导资金“脱虚向实”,让更多金融“活水”浇灌实体经济,不仅有益于实体经济健康发展,也将为金融业自身发展打开更大的天地。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8 版)

阅读全文

列车跑在马路上

  全球首列虚拟轨道列车近日由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成功,在株洲惊艳亮相。据介绍,这款被命名为“智能轨道快运系统”的全新交通产品,融合了现代有轨电车和公交客车的优势,既可作为立体化交通解决方案的补充,也能够成为区域交通线路的骨干。

  本报记者  侯琳良摄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0 版)

阅读全文

你能识破“改头换面”的非法集资吗?(延伸阅读)

  ■有些非法集资以“虚拟货币”“资金互助”及境外股权、期权、期货、能源等投资和交易为噱头,投资金额不限且许诺固定回报,投资人要警惕许诺“静态”“动态”收益等回报方式

  

  近日,公安机关提醒投资人务必谨慎投资,如遇有以下现象,要高度警惕:

  1.所许诺的投资收益率畸高,尤其是许诺“静态”“动态”收益等回报方式;

  2.电话推介、设立大量分支机构推介“投资项目”;在街头、超市、商场等人群密集、流动场所及金融机构办公场所附近发放“理财产品”广告;频繁招揽老年人投资,尤其以公开讲座、聚会、馈赠礼品等方式吸引老年人加入;

  3.以“虚拟货币”“资金互助”及境外股权、期权、期货、能源、矿产、外汇、贵金属等投资和交易为噱头吸引投资,投资金额不限且许诺固定回报;声称成立私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但并不办理合伙企业的工商注册登记手续;

  4.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高管人员使用虚假身份注册、经营或有不良信用记录、网上负面信息;

  5.公司注册地、网站注册地、服务器所在地在境外或高管系外籍人员的公司,以公开讲座、演讲等方式吸引投资;

  6.以各种“山寨”荣誉称号和所谓的名人、专家做广告宣传,以及以大型集会、庆典等方式宣传、推介“投资项目”;

  7.要求向个人账户交付投资款,以现金、POS机刷卡等方式交付投资款或者让投资人在境外开立银行账户划转投资款;

  8.收取投资款的账户以外籍人员尤其是东南亚籍人员身份在境内开立;

  9.声称与银行“战略合作”或者声称群众的资金由银行托管、监管,但实际上仅仅是在银行开立有账户。

  特别是一些新的重点行业领域风险凸显,如农村合作社领域、地方交易所。

  近年来,非法集资活动呈现“下乡进村”趋势,一些地方的农民合作社打着合作金融旗号,突破“社员制”“封闭性”原则,超范围对外吸收资金;有的合作社公开设立银行式的营业网点、大厅或营业柜台,欺骗误导农村群众;有的投资理财公司、非融资性担保公司改头换面,在农村广布“熟人业务员”,虚构高额回报理财产品吸收资金。

  在地方交易场所,有的现货电子交易所通过授权服务机构及网络平台将某些业务包装成理财产品向社会公众出售,承诺较高的固定年化收益率。个别区域性股权市场的少数挂牌企业在有关中介机构协助下,宣传已经或即将在区域性股权市场“上市”,向社会公众发售或转让“原始股”,有的还承诺固定收益,其行为涉嫌非法集资;有些在区域性股权市场获得会员资格的中介机构,设立“股权众筹”融资平台,为挂牌企业非法发行股票活动提供服务。

  (本报记者整理)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8 版)

阅读全文

山西阳泉建设国际陆港

  本报太原6月4日电  (记者周亚军)日前,阳煤集团联手天津港集团、北京铁路局、百度公司组建山西(阳泉)国际陆港集团,开辟山西对接京津冀、融入环渤海“绿色通道”。国际陆港建成后,将具备天津港海港所有功能,货物装上火车就等于上了轮船,相当于山西把“出海口”搬到“家门口”。

  据悉,山西高度重视对外开放,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打造全方位多领域对内对外开放格局。阳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翟红表示,山西(阳泉)国际陆港集团将建成大型煤炭企业转型升级的新引擎、煤路港强强联合的第三方、山西省双向开放的桥头堡、东中西陆海联运的无水港、物流业创新发展的示范区。

  阳泉地处山西东大门,是连接京津豫冀晋的重要枢纽。专家认为,国际陆港东接京津冀,顺着能源通道一路往西,辐射带动作用非常值得期待。预计到2019年形成7800万吨的物流规模,集装箱10万标准箱的物流吞吐能力。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0 版)

阅读全文

跨国经营,跳好三步舞(产经观察·中国也有了跨国公司③)

  制图:张芳曼

  中国的巨无霸企业有多少?2016世界企业500强中,中国企业共有110家入围,入围数仅次于美国。

  这些巨无霸企业有多少是跨国公司?过半企业拥有海外资产、海外收入,拥有海外员工的数量相当于欧洲国家卢森堡总人口的2倍。

  “中国大企业特别是跨国公司,已成为配置全球资源,引领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的重要力量,是国家综合实力和竞争力的重要体现。”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王文斌说。

  然而,在通往优秀跨国企业的路上,光拼“块头”还不够,中资跨国公司还需跳好三步舞。

  第一步:经营管理本土化

  优秀跨国公司要具备高超的跨国经营能力,充分利用投资所在地要素

  在马来西亚霹雳州小城华都牙也,中国中车东盟制造中心内,无论是制造平台还是员工服装,都让你仿佛置身于中车国内制造基地。直到与员工对话,你才会发现,哦,这是海外。

  别小瞧这个运营仅两年、只有169名员工且80%在当地招聘的海外基地,它可是中国中车在当地总金额近100亿元的7个订单的基础。

  “中国中车在海外投资中非常重视本土化运作,深度推进本土化用工、本地化采购、本地化维护、本地化管理,实现共建、共享、共赢,真正成为当地受人尊重的企业,也带动了中国产品、技术、服务、产业链的整体走出去。”中国中车集团公司总经理奚国华说。

  本土化,是许多中国跨国公司在总结海外经验时的关键词。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第一研究室主任胡江云看来,优秀跨国公司的首要标准并非是企业海外资产体量、海外营收规模,而是具备高超的跨国管理能力,能充分利用投资所在地要素。“像麦当劳这些大众最熟悉的跨国企业,就是靠成熟的管理模式雇用当地员工、采购当地原料,利用本土化实现效益最大化。”

  经营本土化,要从理念上避免路径依赖,注重员工本土化。

  员工本土化,这既是很多投资目的地的“招商硬杠杠”,也是事关不少海外并购成败的关键因素。

  在中国铁建中土集团尼日利亚分公司的伊都铺轨基地里,1100多名工人中,中国人不足1/10。而当地的第一条长钢轨生产线的第一批产业工人、第一位长钢轨的焊接工、打磨工、探伤工,都是中土集团培养的。

  作为首批走出去且首个参与建设欧洲高铁的中国企业,中土集团如今的业务覆盖50个国家和地区,董事长袁立认为,中资企业在国内外的资源调配能力完全不同。越是国内的成功企业,越是要小心依赖既有经验。“以施工项目为例,企业从全国各地调配工人,和从国内向国外调配工人,完全是两个概念,护照、签证、路费全是负担。如果能大量培养并聘用本土员工,那么他们的技术路径都会是中国标准,既利于当地就业,也利于企业降成本,更利于中国标准走出去,是多赢。”

  经营本土化,既要尊重本土文化,也不能完全“拿来主义”,文化融合是关键。

  2011年,海尔并购日本三洋时,后者的白电业务已连续8年亏损,有机构预测,并购后至少30%的本土员工会离职。但海尔“接盘”后,不仅8个月止亏,直到今天,除了一个员工因为搬家不得不离开外,没有一个人主动离职。这就离不开企业文化融合所激发的凝聚力。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举例,日本三洋被收购后,经过6个月的全员大讨论,奖金发放打破了原有的平均分配文化,兼顾团队精神和个人创新的海尔文化被成功移植。“将国内优秀管理机制因地制宜加以改进复制,才能形成合力。”

  第二步:资源整合全球化

  具备在全球范围内整合资源的能力,才是证明企业全球话语权的关键

  不少中资跨国公司进行海外并购后,总是热衷于管理层“大换血”,财务、市场、规划等关键岗位恨不得都是从中国派驻,觉得“自己人才放心”。还有一些企业,在海外中标后,不仅重要装备,连喇叭、桌椅都要从中国采购,唯恐海外采购遭遇陷阱或质量不好控制。殊不知,具备在全球范围内整合资源的能力,才是证明企业全球话语权的关键。

  整合全球资源,先要“划界”。

  海外并购后,企业规模变大了,管理的地域更远更广了。那么,中国总部的权力边界在哪里,海外公司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制度清晰,分工明确,才能不越位、不缺位,形成协同效应。

  “国际化不能光看海外资产占比等形式上的指标,其内核是运营思维、管理机制和治理结构的国际化。企业总部要学会放权,尊重海外公司的董事会和现代企业制度,让国际人才觉得在你中国企业干和在其它世界500强工作没差别。” 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晓宇说。

  2009年,中国五矿收购澳洲OZ公司主要资产,整合原班人马成立五矿资源公司,成为五矿海外运营平台。2014年,五矿收购秘鲁邦巴斯铜矿,建设并运营这个中国金属矿业海外并购史上最大项目的正是该平台。矿山建设高峰期,全项目19500名员工只有中国籍职员2人,运营团队是秘鲁、智利、巴西、澳大利亚、阿根廷、哥伦比亚和中国员工组成的“七国部队”。

  “国际项目的运营不是砸钱就行得通,必须配备具有大型项目从业经验的成熟团队,无论员工,还是设备,都不看国籍,只看素质,让合适的人干正确的事。五矿充分信任我们,重点管理战略执行与风险防范,并在具体运营过程中充分发挥我们的专业特长,才有了邦巴斯项目的高品质、高效率。”五矿资源公司技术总监、邦巴斯项目的掌舵人古斯塔沃·戈麦斯如是说。

  整合全球资源,还需“搭台”。

  在周云杰看来,成为优秀跨国企业,不仅要有消费者信任的品牌,还要有一套引领性的、可复制的管理平台,从而实现全球资源的高效整合和多品牌的高度协同。海尔目前在全球收购企业中复制的人单合一模式(让每个员工都直接面对用户,创造并分享价值的新管理模式),就搭建了这样的平台。

  “通过物联网技术和人单合一模式,我们建立了全球范围内的供应链协同平台,所有海尔旗下的公司、供应商和用户都可以利用这个平台获得最新技术,降低制造成本。”周云杰举例说,三洋、通用和海尔都有独立的研发和采购部门,但下采购订单都通过统一平台,能以最低的价格拿到更好的资源,研发上也可避免重复投入,还能促进彼此站在对方的肩膀上创新。

  第三步:外部支持专业化

  行业协调、中介服务、金融支持、政策辅导,一个都不可少

  在胡江云的办公桌上,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所提供的《亚洲、大洋洲日资企业实况调查》十分醒目。这份长达64页、图文并茂的调查报告,覆盖了上万家海外日资企业,是日本中介机构为日资企业提供的海外投资服务产品之一。报告中,既有日资企业在当地的经营状况和主要问题,还有投资目的地重大政策变动造成的影响,甚至还有几个相似投资地的对比。

  通过这份专业的分析报告,投资所在地的最新营商环境一目了然。比如企业面临主要经营问题一项,在华日企选择“成本消减接近极限”的占比,就比在印度、泰国、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日企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而在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的日企选择“报关等各项手续繁琐”的占比较在华日企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

  “海外经营靠企业单打独斗,交的学费、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而日企出海就特别善于团队作战,抱团的纽带就是行业协会。我们的行业协会力量还太薄弱,服务的专业性、有效性亟须提高。”胡江云说,日本、美国的行业协会、中介机构在海外咨询服务上非常专业,它们既成为企业间的协作桥梁,又成为为企业游说海外政府的中坚力量,是为跨国企业争取海外优惠政策的主力军。

  缺乏行业协会的组织协调、资源共享,中国企业的海外经营往往会陷入“内耗”或“盲区”。一方面,在海外并购中,中国企业有时会陷入乱战,例如当年上汽、南汽在收购英国老牌汽车制造商罗孚公司时就打得不可开交。另一方面,海外运营的失败教训无人总结,也导致不少企业在同一个类型的问题上重蹈覆辙。2010年中铁建在麦加轻轨项目中巨亏后,2011年中国中铁又折戟华沙高速公路项目,而这两个项目的巨亏,都是因为压价中标且不适应当地特殊施工条件与要求。

  除了继续培育专业的行业协会和中介机构,其它专业化的外部支持也不可或缺。

  金融支持应到位。不少中资跨国公司认为,目前国家对企业走出去的扶持力度越来越大,但不少金融支持却面临缺位、错位的尴尬。

  高晓宇表示,目前包括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在内的国家重要股权投资平台,其性质多类似财务投资,要求当年投资、当年回报,但很多资源型的、战略性的重大投资多是长周期的,甚至是高风险的。“我们的资本市场还不够成熟,真正专业性的行业投资基金还比较缺乏。” 高晓宇说。

  政策辅导应解渴。跨国公司因为经营区域多元,特别重视对海外政策的分析与追踪,而发达经济体的政府机构、行业协会也特别擅长做政策辅导,这就大大降低了跨国企业的海外经营风险。

  “新政策出台或旧政策变更之时,相关部门都应该有政策分析,比如美国退出TPP、英国脱欧等究竟对企业投资有何影响,外交部、商务部等有关部门是否可以为企业举行定期的分析讲座?这种服务也是转变政府职能的重要内容。” 胡江云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9 版)

阅读全文

驻村三记(特别报道)

  记者下厨做菜,与贫困户同吃。

  记者冒雨在龙头企业水果大棚里采访。

  记者在贫困户白三子家采访。

  编者按:5月,本报记者顾仲阳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巴拉贡镇昌汉白村驻村调研一个月。本期摘发三篇他写的驻村手记。手记里不仅记录了中国农村脱贫致富的真实进程,也向我们展示了他对贫困问题的思考。希望这些手记,可以让您更真切地看到当下的乡土中国。

  

  5月3日  大风

  他们为什么贫困?

  在我走访的贫困户中,几乎每家都有病人,全村因病致贫率超过八成。鄂尔多斯市出台了一系列医疗扶贫举措,但整体上贫困户的医疗支出还是偏重

  调研精准扶贫,自然先要精准识别贫困原因。

  巴拉贡镇位于鄂尔多斯市最穷的杭锦旗的西北部,昌汉白村位于巴拉贡镇的西北部。“西北的西北”,至今仍戴着明显的贫穷标签。

  鄂尔多斯市的贫困人口分为两类:一类是国家级贫困户,另一类是市级贫困户,以低于该市农村牧区低保线4968元(2015年)为收入标准。昌汉白村常住人口475户1580人,人均耕地不足3亩,以种植玉米和葵花为主,养羊和打工是村民其他主要收入来源。2016年全村共有贫困户165户,其中国家级贫困户38户、市级贫困户127户。

  这里的贫困户是怎样的生产生活状态?他们为什么贫困?如何脱贫?

  驻村期间,我一有空就入户,七社代玉飞家的贫困状况在昌汉白村挺有代表性。

  一张旧床、一张旧桌,崭新的易地扶贫搬迁新房里,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代玉飞是去年精准识别工作“回头看”后递补上去的国家级贫困户。“全村总共38个国家级贫困户指标,实际上不够用,代玉飞家更贫困,所以递补了上去。”帮扶代玉飞的第一书记杨恒解释道。

  代玉飞的老婆王二仙患有精神疾患、高血压、脑梗,多病缠身的她基本没有劳动能力。代玉飞自己也患有脑梗和前列腺病,夫妻俩一年下来看病吃药需要自费6000多元。

  在我走访的贫困户中,几乎每家都有病人,昌汉白全村因病致贫率超过八成。“老伴这两天又去旗里看病了,我自己前年做了血管瘤手术。每年辛辛苦苦挣个两三万元,看病就得花1万多。”三社的白三子掀起上衣,露出肚子上一道深深的手术伤疤,也促使我更深入了解因病致贫的“病根”。

  记者采访了解到,虽然鄂尔多斯市出台了一系列医疗扶贫举措,但整体上贫困户的医疗支出还是偏重。这一方面是政策层面整合不够、针对性有待提高,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地广人稀,贫困户平时有个头疼脑热,习惯在赤脚医生、村里药店看病、买药,很多没发票,费用报销不了。

  除了因病,代玉飞家还因学致贫。女儿在呼和浩特上大学,一年生活费得1万多元。虽然教育扶贫补助、雨露计划补贴等好政策,基本上让昌汉白村的寒家子弟不再因贫失学,但不轻的生活费开支,还是很多贫困家庭一项沉甸甸的负担。

  看完支出,看收入。2015年代玉飞一家收入构成中,打零工是最大来源。矮小瘦弱的他靠在建筑工地做技工,挣了1.6万元,因此还扭伤了胳膊,至今还没好利落。加上政策性收入,扣除开支,全家人均纯收入2000元。

  识别为贫困户后,2016年代玉飞家享受到了10多项扶贫政策。其中,产业扶贫政策相当给力。亿利资源集团免费发放了10只基础母羊,鄂尔多斯慈善总会免费发了5只“扶贫羊”,产业扶贫项目帮他建起了棚圈和储草棚,2016年代玉飞靠畜牧业增收近8500元。更重要的是母羊下羔,羊羔养大后卖,如此良性发展,输血式扶贫变成了造血式扶贫。村里搞美丽乡村建设,靠在家门口打工,2016年代玉飞务工收入2万元。今年,和全村所有贫困户一起,代玉飞顺利进入脱贫巩固期。

  然而,昌汉白村贫困群众稳定脱贫仍面临挑战。最大的困难在于占大头的打工收入难以持续,今年美丽乡村建设收尾,5月上旬种完玉米后,代玉飞一直没打上零工。

  勤劳肯干的代玉飞准备多养羊来弥补打工收入的减少。为此,今年家里的7亩地他种上玉米当饲料。下一步他准备借点扶贫小额贷款,年底把养羊规模扩大到60只。“按照最近的行情,出栏一只能挣200元。” 代玉飞说。

  以种促养,以养增收,是昌汉白村实现稳定脱贫的重要一招,但也面临羊肉价格大起大落的风险。很多贫困户告诉记者,吃点苦不怕,最怕羊肉价格再像前几年那样一个劲地往下掉。

  5月11日  沙尘暴

  稳定脱贫靠什么?

  好葡萄卖不上好价,挣钱的大棚也有群众不爱种。贫困地区发展脱贫产业着实不易,但这是稳定脱贫增收绕不过去的路,认准了就要迎难而上

  今天赶上了沙尘暴。顶着大风扬沙在贡源葡萄厂种植基地采访,在葡萄厂的生产用房里,记者尝了几颗葡萄,真心很甜。就是这么好的葡萄,才卖4元一斤,有时甚至还会积压烂市。即使这个价格,每亩纯收入也能达到8000元,是种玉米、葵花收入的5倍以上。

  随着驻村调研的深入,记者发现,脱贫摘帽不难,但稳定脱贫、增收致富不易,和昌汉白村一样,整个巴拉贡镇都面临这个挑战。调整种植结构,增加农民收入,在全镇上下已是共识。

  巴拉贡镇工会主席杜蕾告诉记者,镇里的农民主要种玉米和葵花。与前两年相比,种玉米收入整体上减少两成左右;受市场价格波动和自然灾害影响,种葵花收入稳定性也不太高,这在较大程度上形成了一种调整种植结构的倒逼机制。另一方面,巴拉贡的灌溉条件、气候条件也适合发展果蔬产业。镇党委书记刘志军介绍,近年来,巴拉贡镇把调结构、增收入作为重要工作抓手。

  贡源葡萄厂是巴拉贡镇调整种植结构、促进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镇里在这方面起步较早,早在10年前,就建起了精品葡萄和精品西瓜种植基地,效益是种植传统作物的好多倍。不少村子也在积极探索调整种植结构。去年,昌汉白村建设了300亩集体经济林示范基地,带动80户贫困农户增收。

  但整体而言,龙头带动还不够强有力,盆景没能成风景。贡源葡萄厂目前葡萄种植才100多亩,季节性用工最多时也就五六人。名字叫葡萄厂,其实基本相当于一个家庭农场。镇里的精品葡萄和精品西瓜种植基地,规模也都只有100亩出头,对农户的示范带动作用比较有限。

  贡源葡萄厂好货没卖上好价,让杭锦旗旗委书记金广军感叹,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篇大文章,贫困地区培育主导特色产业,一起步就要走优质优价发展之路。

  其实,昌汉白村就有成功案例。

  “他这里的超甜西瓜一斤20元,当地人还买不到。” 说起昌汉白村超甜西瓜种植基地承包人郭洪泽,十里八乡几乎无人不晓。

  下午5点半,我来到基地大棚。老郭种的是老家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固堤镇的超甜西瓜,销售也主要卖到老家。老郭这样舍近求远,就是为了让品牌价值最大化:他种的是自己注册了30年的品牌西瓜——郭牌西瓜,好品质好口碑日积月累,老家几乎无人不晓。“这里种西瓜的条件比我们老家好多了,但本地一般的西瓜两元钱一斤都没人要,我的郭牌西瓜20元一斤还供不应求。”郭洪泽不无自豪地说。

  巴拉贡镇确实能种出品质一流的蔬菜瓜果,但要做出一流的果蔬产业,在提质提量上还有很多文章要做。

  更好发挥龙头的引领带动作用,是巴拉贡镇“果蔬富民”的必由之路。镇里目前基本没有像样的龙头企业。当地出产的水果基本上都卖鲜果,抵御价格波动能力差。

  金广军说,政府要通过以奖代补等形式,支持企业做大做强,与农户建立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发展模式成熟后加快推广。为促进果蔬产业发展,巴拉贡镇正筹划配建气调库。

  镇党委副书记张勇亮介绍,镇里很多地方适合发展大棚果蔬产业,但不少农民不爱种,一来需要精耕细作,大棚干活太热太累;二来觉得见效期长。“下一步政府还要多引导,通过‘走出去、请进来’,开拓农民的视野,转变他们的观念。”

  贫困地区培育一个主导产业不容易,培育一个脱贫产业更是难上加难,但这是巴拉贡镇稳定脱贫增收绕不过去的路,认准了就要迎难而上,不断开辟新天地。

  5月21日  雨

  打工机会在哪里?

  家门口找不到活,外出务工也难,这样的纠结,昌汉白村很多贫困户都有。创新技能培训和劳务输出服务方式,是下一步政府该发力的方向

  分析昌汉白村贫困户收入构成不难发现,打工收入是脱贫顶梁柱。稳定脱贫,最当紧的就是稳住打工收入。但记者采访发现,这个难度还真不小。最突出的问题是,该上哪里去打工?

  47岁的郭建祥是昌汉白村六社贫困户,打工收入是他家主要生活来源。他先后在巴拉贡镇里的硫化碱厂、制铁厂和玉米淀粉厂打了15年工,但无奈这些民营企业先后倒闭。去年开始,他只好在镇里打起了零工,受雇于承包绿化工程的老板,给树浇水,1天100元,吃苦耐劳的他几乎全年无休,挣了3.6万元。

  按照郭建祥的想法,今年他还是优先考虑在家门口打零工。前两天,他主动给去年雇他的绿化工程老板打电话,问有没有活干,老板回复说,今年都上滴灌了,目前不需要人。

  “干吗不外出务工呢?”面对记者的提问,郭建祥表情复杂。其实,他也曾经有过外出务工的机会。2008年玉米淀粉厂负责人赏识他干活卖力,想让他去山东的总厂干。当时母亲得癌症七年后过世,妻子得了抑郁症,郭建祥实在走不开。“当时我月工资1400多元,要是过去了,能挣六七千元。” 郭建祥懊恼地说。

  如今再考虑外出务工,郭建祥顾虑重重。一怕出远门打工,家里的地就种不了。种玉米,一年要浇7次水,整个生产社一起浇,每次都需要连续盯上10来个小时,“这活我走后,家里没人干得了,也找不到人帮忙,请假回来也不现实。” 郭建祥说,以前的工友在临河建筑工地上打工,因媳妇生病回老家看望,呆了1个多星期,再打电话给老板,人家就不要他了,40多天、6000元的工资,一分钱都没给。二怕找不到工作。“出去打工,两眼一抹黑,都不知道上哪里找打工机会。” 郭建祥说。

  看他如此纠结,记者帮着算了一笔账,10亩地自己种一年纯收入9000元不到,租出去每亩400元,少挣5000元收入,外出打工不用3个月就能挣回来。“你到城里找家劳务公司,经过培训后,他们会给安排具体工作。”但郭建祥还是下不了决心,他内心深处,还是想在家门口打工,家庭挣钱两不误。

  在郭建祥犹豫不决时,村里五社的杨金元从城里务工返乡了,因为“城市套路深,只好回农村”。

  杨金元是村里的能人。2010年,他带着乡亲组建了一支施工队,到阿拉善市分包工程。“一开始还算顺利,后来遇上了一个黑心老板,不给结工程款。起诉至法院,判我赢,拿东西顶账,根本变现不了。”工人是杨金元带出来的,工资只能由他付,害得他欠下一屁股债。

  无奈之下,2015年杨金元返乡,但他还想东山再起。去年杨金元重操旧业,又带上工程队去巴彦淖尔市承包美丽乡村建设小工程,结果同一条路上再次摔倒:工程钱只拿到一半,工人工资在政府介入下才得以解决。

  家门口找不到活,外出务工也难,这样的纠结,昌汉白村很多贫困户都有。

  “政府部门有啥营生给我介绍一下,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干活吃点苦都没问题的。”坐在记者对面,昌汉白村贫困户刘玉山一个劲地猛抽烟。然而,巴拉贡镇工业基础薄弱,服务业也不发达,就业机会不多。“政府部门服务不到位,我到附近的旗县打工,全是自己找的零活,基本都干不长。”

  对此,镇里的劳动保障所所长白海云回应说,企业有什么招工信息,旗里组织什么培训,他们都会通过发布告到社区、发微信给村里负责人等形式告知,但可能在打通入户“最后一米”上存在一定的问题。

  从白海云那里记者获得了一张最近旗里组织劳务培训的公告:学费全免,食宿自费。“到旗里160多公里,参加培训就得住宿,花这个钱我可不去。”对于这样的培训,大多数贫困户并不买账。

  对此,鄂尔多斯市扶贫办主任胡亚格表示,针对地广人稀等特点,下一步要在扶贫技能培训上创新形式,多采取送培训下乡、补贴贫困户食宿费用等形式,让培训更亲民,发挥更好实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7 版)

阅读全文

城市钢制管廊新技术大会召开

  本报电  日前,由中冶集团和河北衡水市政府联合主办的2017中国城市钢制综合管廊新技术应用发展大会在衡水召开,600多人齐聚一堂探讨城市综合管廊装配式、智慧化以及管廊新技术新材料的应用等。据悉,钢制管廊比混凝土预制综合管廊和现浇综合管廊具有不少优势:一是施工简便、周期较短;二是抗震能力强、经久耐用;三是质量稳固可靠,具有材质均匀、稳固性强、运输装配便捷等优势;四是比传统方式成本减少10%以上,预期每公里造价节省投资近千万元;五是社会环境友好,具有几乎无扬尘、无噪音等特点。

  (刘志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9 版)

阅读全文

靠山吃山有学问(经济茶座)

  “靠山吃山”绝不是走竭泽而渔的回头路,而是找到转型升级中扶贫攻坚的突破口

  

  端午节聚会,刚从青海门源登雪山回来的好友很是激动,“以后可以少出国烧钱了,国内好几座雪山现在运作得不比国外差。”

  都是雪山,国内外有啥不一样?雪山还有运作?有人调侃她,这是“国外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心理作祟。

  朋友反唇相讥,“你知道山峰也要考察吗?一座岗什卡山,就有9条攀登路线、2条滑雪登山路线、3条冰川路线。登雪山不是爬郊野土坡,没专业向导、专业营地、专业救援,那不是花钱玩耍,是花钱玩命!就登山而言,咱们与国外的差距,不是自然资源禀赋的差距,而是产业的差距。”

  在一片沉默中,朋友再次感慨,“国内户外运动资源禀赋好的地方,多在穷乡僻壤。我们是既怕他们不开发,连个基本宿营地都没有,又怕当地瞎作为,破坏了绿水青山。这得亏有登山协会指点,雪山还是那座雪山,却有了马道和宿营地,游客立马就多了。所以靠山吃山也是门学问。”

  朋友的话点醒梦中人。穷乡僻壤,怎么就不能换种方式“靠山吃山”,实现脱贫呢?

  “靠山吃山”绝不是走竭泽而渔的回头路,而是找到转型升级中扶贫攻坚的突破口。脱贫攻坚战打到现在,还能是“贫困死角”的,大多交通极度不便、耕种环境极度不佳,无论是务农的投入产出比,还是从事制造业的成本优势,恐怕都没啥竞争力。而且,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第一二产业的一般性供给已经严重过剩,如果扶贫的思路仍停留在“多种地、多建厂”,难以适应转型升级、结构优化的时代需求,扶贫项目反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理念一变天地宽,既然一二产业“人多为患”,为啥不向第三产业谋出路?以体育、休闲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方兴未艾,消费升级的中国人对好山好水的渴求前所未有。贫困地区有好山水,先富起来的人愿意为好山乐水掏银子,一拍即合,何乐不为?换言之,扶贫攻坚,不能只看贫困地区有什么,还得看中国乃至全球市场要什么,以新供给弥补结构性缺口,才是双赢。

  然而,“靠山吃山”不那么简单,也得有“仙人指路”。有人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可是带着资金来的开发商,不乏一些把绿水青山当成“摇钱树”“唐僧肉”的短视商人。贫困地区的干部群众或许最了解自己的“穷根儿”,可也存在“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盲区。其实“精准扶贫”,不妨让专业协会这样的“第三方”来确定“靶心”。

  专业协会有“慧眼”,能“雾里看花”。像阻碍交通的崖壁、难以耕种的荒漠,可能是当地人眼中的“致贫病灶”,却是攀岩、滑沙等专业人士眼中最难得的“脱贫资源”,其指导下的贫困地区山野开发,还可以在规划阶段就拥有国际化视野。

  专业协会有资源也有底线,能“点石成金”。既能搭桥牵线,筛选并黏合利益相关方,同时作为非利益相关方,还可以监督扶贫项目遵循保护性开发的原则,让“靠山吃山”真正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转念一想,人们总爱把扶贫与“苦土”的影像联系在一起,如果通过专业性的“靠山吃山”,把一片贫困山区变成了国际户外运动胜地,这扶贫也可以是件很洋气的事情!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7 版)

阅读全文

去产能 职工转岗不下岗(探路供给侧·聚焦僵尸企业处置④)

  大 巢绘 (新华社发)

  2017年是去产能的攻坚之年,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则首当其冲。不过,不管企业是破产还是重组,职工安置这个关键词显然绕不开。

  据了解,今年山西去产能需要完成的职工安置人数为21775人。企业关停后,如何落实好职工安置这个关键问题?记者来到晋煤集团等煤企进行调查。

  连年亏损,不如关停

  晋煤集团高都煤业的大门外,一场夏雨刚刚经过,空气中透着一股清新。有些生锈的移动门缓缓地拉开,留守的职工走出来,像是一群舞台剧返场谢幕的演员。

  然而终究是谢幕了。原高都煤业矿长郭春龙说:“井筒已经封死了,不可能再开启。”

  5年前,煤炭从高峰一路跌下来,高都煤业主力生产的15号煤,价格最低的时候探到每吨150元,“成本严重倒挂,那会儿生产下来,每年亏损2000万元左右。”郭春龙说,2014年,连续亏损了两年后,企业受不了了,开始停产。“停产的话一年亏损个几百万元,但比起生产亏损,还是算得过账的。”

  高都煤业所属的天安公司,是晋煤集团的二级子公司。在晋城市泽州县,天安公司拥有21个矿,但大部分是基建矿井,仅有4个是生产矿井,而高都煤业就是其中一个。

  “前几年山西省整合煤矿,大量社会上的小散煤矿被整合到晋煤集团旗下。这些煤矿以前是私人老板所有,生产设施设备、安全性、技术环节都达不到国家煤矿安全生产的要求,‘嫁’过来之后需要重新‘拾掇’,加上整合过来后煤炭市场下行,好多煤矿就没有生产。”郭春龙说。

  高都煤业属于底子比较好的一个,所以整合过来后就开始生产。但生产没多久,就赶上了煤炭行业下行,连续几年亏损。2015年,山西省政府发布的关停名单里,高都煤业赫然在列。

  “高都煤业的负债率是68%,这是一个整体偏高的水平,加上连续几年亏损,停产是合理选择。正好赶上去产能和山西省国企改革,关停就很好理解了。”晋煤集团泽州天安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姚涛涛说。

  有的直接安置,有的等待上岗

  走在高都煤业安静的院子里,不时响起一阵鸟鸣声,两边的二层小楼上还悬挂着“安全生产高于一切”的横幅。煤矿关停后,还有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首当其冲的就是人员安置问题。

  “以高都为例,293名职工,分流到天安公司其他矿井的有86人,他们去了宏祥、圣鑫等生产稳定的矿井。”姚涛涛介绍:“这些人原先都是井下的一线职工,转岗相对容易,其他生产矿井也需要一线的人员,过去就能解决岗位。”姚涛涛说。

  采访中,记者碰到了原高都煤业的生产技术部长李瑞明。“去那边后主要还是干地测工作,工资也和这边差不多。但其实一开始心里挺不是滋味。我从参加工作一开始就在高都,这么多年习惯了。”旁边的郭春龙说:“不瞒你说,确认要关停的消息后,我们在座的人都哭了。在这里这么多年了,一草一木都有感情。”

  但路还得走下去。职工代表续卫岗,原先也是高都的一名矿井维修工人,这回第一批职工安置,他去了天安公司的圣鑫煤业。“去年12月份过去的,公司也考虑到了我们的情况,尽量和原来的对口,原来是什么工作,过去后尽量还干什么。”续卫岗说:“不管是哪个地方,都得踏踏实实地干。”

  剩下的168个人有少数几个办理了退休手续,绝大部分人自愿办了失业登记。“不过配合集团去产能的情况,人员分流、安置有很多渠道和出口。天安公司在内部消化完岗位之后,会等待下一步集团的整体安置,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员的岗位都会得到及时解决。”姚涛涛说。

  此外,还有30多个人留在矿上做看护。郭春龙说:“因为关停后,矿上还有价值千万的设备需要看护和处置,所以一小部分人就留下来了。”

  不论是走还是留,人们总有些疑惑。天安公司一名负责人说:“有人说我们是僵尸企业。到底负债率多少、连续几年亏损就是‘僵尸’?没有一个统一说法。正因如此,相关的关停退出配套政策也没有跟上。对高都来说,人们还是心有不甘。”

  转产加转移,鼓励自主创业

  在晋煤集团内部,高都煤业的职工安置只是一小部分,一场集团内的人员转岗分流正在稳步推进。

  通过“转产不转移”的方式,将部分工人转向矿区周边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非煤产业;通过“转产加转移”的方式,将部分职工转向正在建设或已经成熟的新兴产业;通过“转移不转产”的方式,将部分职工转移至即将投产的资源整合矿井或新建矿井。

  “新单位要求更为严格,由于是制药企业,有极为严格的卫生安全管理规定,我在配药岗位,每日进场工作前最少要花15分钟时间进行更衣。”张轲原是古书院矿机电运行工区的一名电焊工,去年10月,他和其他30名职工通过岗前培训一起转岗分流到晋煤集团生物制药企业——海斯制药公司。张轲介绍说,由于在原单位从事的是二线辅助岗位,收入还行,转岗后基本还能保证在原来单位的收入,“虽说现在工作要求更为严格,但是现在工作环境好了不少,而且周围都是年轻人,工作氛围更好。”

  地面人员、后勤行政人员怎么安置?“那些因为资源枯竭而关闭的老矿,比如王台铺矿,人员关系有的调到长平公司,有的去了晋煤的其他第三产业;古书院矿的离岗人员有的调到晟泰公司,有的去了晋煤的万德福超市。其他情况关闭的矿井地面人员,我们安置到用工紧缺、新筹建的项目。对需要进行转岗的职工,晋煤集团全力进行投入,采取专业培训、系统考证、带薪培训的方式,全力扶持转岗分流人员重新走上新岗位。总之,我们努力不让任何一名职工下岗。”晋煤集团人力资源中心员工管理部部长张海兵说。

  “此外,我们还鼓励40至50岁的职工提前退养及停薪留职,鼓励转岗分流职工自主创业。”张海兵介绍,集团开办了双创园区,转岗分流职工有好的项目可优先入园创业,同时还对与集团业务相近、产品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的创新创业项目给予一定的创业资金支持。有创业梦想的职工可办理最长5年的停薪留职手续,在此期间,企业还将根据职工工作年限为停薪留职职工缴纳企业部分的保险。

  晋煤集团职工张建兴在停薪留职后,就跑到彩云之南,在丽江创业办起了晋城游客之家。“我这个客栈,交通便利,距离古城西门步行10分钟,出门就能看见玉龙雪山,欢迎来参观体验!”电话那头,张建兴还不忘打个广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0 版)

阅读全文

宁波:发挥区位优势 放大对接效应(一带一路·合作共赢)

  本报宁波6月4日电  (记者王慧敏、顾春)江西制造的汽车零部件,在这里装船,驶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地中海沿岸运来的红酒、乳制品,在这里上岸,经铁路运往全国各地。在宁波舟山港,这样的海铁联运场景每天都在发生。

  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浙江宁波乘着“一带一路”东风,依托港口资源和开放优势,争当“一带一路”先行者。

  依托港口优势,加快航运物流业发展。宁波大力开拓“一带一路”参与国家和地区的航线航班,目前已有82条航线,年航班达4412班,年集装箱量达908万标准箱,占全年集装箱吞吐量的四成左右。今年一季度,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达588万标箱,首次超过深圳港,成为居世界前三的集装箱港口。

  宁波版“海上丝路贸易指数”5月10日在北京正式发布,这是继海上丝路指数登陆波罗的海交易所后,宁波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的又一评价指标,可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参与国家提供信息参考和趋势判断。

  越来越多的宁波民企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开展跨国投资合作。不久前,宁波均胜集团旗下的PIA自动化控股有限公司收购奥地利M&R自动化有限公司。M&R自动化公司2016年销售额达7000万欧元,均胜集团由此成为位居全球前列的自动化技术企业。

  宁波服装等传统产业则瞄准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积极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建起一批境外产业园区。早在2013年,百隆东方股份有限公司就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来到越南,短短几年,在当地投资总额已达4亿美元,2016年营业收入18亿元,利润1.88亿元。“公司利用当地的政策、资源、劳动力优势扩大了产能,还解决了当地5000多人的就业,实现双赢。”百隆东方董事会秘书华敬东说。

  今年一季度,宁波对“一带一路”参与国家的出口额达281.7亿元,同比增长20.4%,占全市出口总额的26.4%;从“一带一路”参与国家进口同比增长67.2%。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01 版)

阅读全文

贵州向520家企业发放8683万元科技创新券

  本报贵阳6月4日电  (记者郝迎灿)记者从贵州省科技厅获悉:为盘活科技创新资源,截至目前,全省共发放9期创新券,累计向520家企业发放券额达8683万元。贵州于2015年率先出台科技创新券政策,采取无偿资助的方式,专项用于企业向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科技服务机构、其他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购买科技创新服务或技术成果。

  据介绍,在发放创新券的520家企业中,中小微企业占比超过99%。资助企业涉及高效农业、大数据、特色食品、生物医药、化工新材料、新能源等重点新兴产业。项目直接帮助企业实现新增销售收入近4亿元、利税近8000万元,有1家企业成为新三板上市企业,8家企业成为高新技术企业,12家企业成为市(州)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引导贵州省84家专业合作社创新发展、3000农户实现增收。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 10 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