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老汇新剧《汉密尔顿》圣地亚哥火爆上演(图)

百老汇新音乐剧《汉密尔顿》(Hamilton)昨晚在圣地亚哥市中心(Civic Threter )剧场首次公演,座无虚席,场面之火爆,反响之热烈,观众中不乏华裔。因一票难求,大把无缘观众看着人们发回的剧广告(下图),又一次惊叹 “心中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摄影:李双星)

2015年8月初刚刚登上百老汇的新音乐剧《汉密尔顿》(Hamilton)被纽约时报剧评人称为“让人们变卖房产、抵押孩子买票来看都值得”的神作。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此剧便打败诸多人们耳熟能详的百老汇名剧,如《狮子王》、《剧院魅影》、《芝加哥》、《悲惨世界》、《妈妈咪呀》、《魔法坏女巫》等,登上热搜榜的榜首。

这部戏从2015年2月开始在外百老汇(Off-Broadway)上演,7月中开始在百老汇预演,8月6日正式开演,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官网上近三个月的票早早售罄,二手网站上一张面值为147美元的票已被炒到400美元一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说多了都是泪)。

(摄影:李双星)

《汉密尔顿》是关于几个年轻的造反者如何使得一个不存在的国家逐渐成形的故事,几位美国“国父”级别的人物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乔治-华盛顿(美国第一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美国第三任总统)、詹姆斯-麦迪逊(美国第四任总统)在这部剧中征战沙场、撰写宪法、探讨经济局势,互相之间口诛笔伐,但又情深意切。虽然演员服装和舞台设计都得到了真实的还原,但《汉密尔顿》却不是一部让人正襟危坐的历史剧。这几位由非裔或拉丁族裔的演员扮演的“国父”互相之间交流的方式居然是嘻哈音乐中的饶舌说唱!歌词则是当下流行的街头俚语和文绉绉的政治用语的混合体,这种既和谐又违和的感觉经常引发观众爆笑不止。而它之所以被称为神作,我认为切中了以下几个要点。

首先,汉密尔顿作为不太为人熟知的开国元勋之一,他的故事正中美国社会一直以来有着强烈需求的民族自豪感,以及近年来愈演愈烈的政治正确文化。作为传记性的音乐剧剧本,《汉密尔顿》既囊括了宏大的历史场面,也细致刻画了每个小人物的性格特征以及喜怒哀乐。这让观众在充满自豪感的回顾美国建国始末的同时,更加贴近并了解剧中的人物,产生一种微妙的情感投射。比如说剧中除了汉密尔顿的政治生涯之外,还着重描写了他与妻子、儿子的感情,美国建国第一起桃色丑闻,以及最后使他生命终结的那场扑朔迷离的决斗疑团。历史学家罗恩-切尔诺夫(Ron Chernow),也是撰写汉密尔顿传记的作者,这样评价这部剧:“人物的戏剧性的精髓,包括他膨胀的野心、聪明的头脑、对政绩的痴迷、奋发努力的天性、滴溜乱转的眼神,以及出现失误的判断力,都被表现的淋漓尽致。”一个符合市场需求的题材,和一个错综复杂、鲜为人知的故事,这些都是《汉密尔顿》成功的前提条件。

(摄影:李双星)

接下来便是音乐的大胆、多样、非主流。此剧的作者林-曼努尔-米兰达(Lin-Manuel Miranda),是1980年生于纽约的波多黎各裔演员、作曲家、作词家、饶舌歌手。早在1999年时,他大二时便写出了第一版的《身在高地》(In the Heights)。 2008年,他在《身在高地》中已经开始尝试不同种类的音乐形式,将嘻哈、拉丁音乐等融入到音乐剧中,并获得托尼最佳音乐剧奖。此次他在《汉密尔顿》中的做法更是“胆大包天”,一听便知,这从头至尾每一曲的音乐类型都与传统意义上的百老汇音乐剧相去甚远。节奏感极强的饶舌贯穿始终,加上Lin-Manuel一直以来最为擅长的幽默感,满场观众时而和着鼓点、点头晃脑,时而拍掌大笑、前仰后合。

回溯百老汇音乐剧中的音乐类型,其实与发展迅猛的舞台和灯光设计比较,几十年来变化很少,算是有些固步自封,导致近几年新剧除了炫酷的舞台和电影明星的加盟之外,多少有些大同小异。起源于黑人街头文化的嘻哈音乐,虽然在音乐产业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但在主流戏剧界却一直被拒之门外。这种音乐形式从上世纪90年代中起,已经逐渐成为美国流行乐市场的顶梁柱,并在大众心中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再加上Lin-Manuel个人对饶舌的深刻理解,他从角色身上体会到的充满自由的嘻哈精神,以及他将音乐与故事无缝接合的能力,使得《汉密尔顿》这部音乐剧获得评论界和票房的双重成功。

《汉密尔顿》另一大胆的选择便是几乎全部启用黑人和拉丁裔演员,十位主演中只有一位白人演员,几十位群舞演员中也只有一位白人舞者。百老汇音乐剧选角几十年来一直颇受诟病,1902年被报纸用来形容入夜后百老汇大街灯火通明盛况的昵称“白色大道”(Great White Way)也被讥讽为是形容舞台上演员肤色的词。黑人和拉丁裔演员极少能够登上百老汇舞台的情况在这两年得到了一定的改善,比如“剧院魅影”的第一位黑人“魅影”,以及现在每部音乐剧的群舞中都会有且只有一位黑人。但是能够像Lin-Manuel一样,敢于将白人与少数族裔演员比例完全颠倒的人,在主流戏剧界几乎还是闻所未闻。在采访中,有人问他少数族裔扮演“国父”是否会让观众因为觉得不真实而频繁出戏时,他说,“我们的演员表看上去就和现在的美国一样。” 这样的演员选择初看有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壮烈,细想却发现除了能增强嘻哈音乐的表现力之外,更是跟上了“无肤色差别的选角”(Color-blind Casting)为少数族裔争取权益的潮流,以及美国愈发追求各个领域平等开放的大环境。

在舞台形式日新月异的今天,关于戏剧内容上的创新,一直是最让人头疼的问题。每年五部百老汇作品中四部失败的概率,让音乐剧作者和投资人都更倾向于选择中规中矩的音乐和四平八稳的题材。百老汇音乐剧作为几乎纯市场化的艺术形式,这样保守、稳妥的选择本身无可厚非,但是,观众和市场的期待不会一成不变,像2011年的《摩门经》(Book of Mormon)和今年的《汉密尔顿》这样,分别从题材和音乐形式上挑战传统、颠覆认知,更是窥到了连观众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需求,把握甚至引领了市场趋势。

百老汇金牌制作人肯-达文波特(Ken Davenport)这样说,“我的公司理念曾经是这么写的,‘我们是世界一流的,具有创新精神的之类的’……两年前,我把它改成了‘我们只做别人不能或不敢做的玩意儿’”。所以说,在这个娱乐方式普遍化与多样化的今天,追随着成功作品的脚步亦步亦趋,你也许可以混得不错,但是,独特、创新和冒险则是获得巨大成功的唯一途径。

谢幕!

(摄影:李双星)

本剧在圣地亚哥将演到月底1/28号,需要购票信息请点击此链接:Hamilton (Touring) Ticke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