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领域父子兵- 记圣地亚哥卢氏实验公司奋斗史(图)

圣地亚哥藏龙卧虎今何在(之六)

和其他男孩子一样, 他小时候读书时也不是坐得定特别用功的一个。

“我小时候就是喜欢白相(沪语:玩),喜欢当孩子王,一下课就在弄堂里与小朋友一起打弹子、打40分、扎象棋(沪语:打玻璃球,一种扑克牌游戏,下象棋),下了课那学堂里的功课早就忘记在脑后。但是大家老夸我聪明, 因为我和其他孩子有点差别就是记性特别好,考试前不是很紧张要去背课。往往明天要考试,我就今天用点时间看看书,晓得抓住哪些重点看一遍,可以做到过目不忘,考试成绩总是不错的。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一到上课,老师在上面讲,我在东张西望寻哪里有好玩的东西,心不在焉,对很多书上的东西不感兴趣……”

IMG_6037

今年73岁还在搞医学研发的卢惟钊博士

听他描绘到这,我更加好奇了,边急着听他说下去,边试图将一个贪玩的小男孩的形象与眼前这位文质彬彬,知识渊博的学者对上号。

IMG_6054

坐在我面前的这位面容清秀白晰、戴副眼镜,眼镜后一双眼神透露着睿智,声音爽朗很难猜出实际年龄,今年却有73岁高龄的卢惟钊先生,早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生物系,后在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工作,1985年出国,先到加拿大卑诗大学,后到美国加大圣地亚哥分校,被美加这两所名校教授的邀请下进入导师研发小组做研究的博士后,再后来创办了自己的公司,经过十几年不懈的努力,开发出一百多个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医药检测项目,其中5个获得了个人发明专利证书。

展柜内陈列着一百多个研发成功的检测试剂

随着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生物医药领域从90年代起引起全球范围的业内关注。进入2000年后,全球医药行业风起云涌般蓬勃发展。以圣地亚哥为例,生物医药企业从原来90年代的几百家一下发展到几千家,增长速度之快。卢先生当时和许许多多赴美学者一样,走上了自我创业之路。98年他从大学“下海”,在圣地亚哥某地租用了一个车库开始搞研发,创建了自己的卢氏实验公司((LuSys Laboratories, Inc.)。短短几年就成为了业内的佼佼者 — 其实验场所和规模迅速扩大,获得多项发明专利,其中有些为跨领域的发明(见图)。

IMG_2351

获得的各项专利证书

卢氏实验公司发明的170多个诊断试剂中主要的可分成:心脏病,肿瘤,和感染性疾病三大类。这些诊断试剂均具有早期发现、灵敏度高、成本低、快速、无副作用、自身检测和过程简便的特点。

“很多事情在实施过程中不可能一帆风顺,我和许许多多创业者一样在进取中难免遇到坎坷和风浪。众所周知,一个市场急需的产品,不一定一旦和市场接触了,见了面就联姻了,尤其是医学产品,要走进市场,前面是困难重重。”

IMG_6060

父子俩在公司实验室里商讨产品开发

通常医学上说心脏病,肿瘤,和感染性疾病为人类三大杀手,而卢氏实验公司研发的产品就制造了许多这三大杀手的“克敌”武器,但为什么它们走向市场也不容易呢?

IMG_6047

卢氏公司的多元化团队组合

卢先生介绍说:卢氏实验公司主攻研发诊断试剂。但是这么多年我们获知,诊断试剂新产品和新药一样,上市都不容易。用一位欧洲药品管理局(EMEA)官员的话来讲,虽然每年大约有850亿美元的经费用于新药(包括诊断试剂)的研发,但是,若以上市新品来计,有数以六百亿美元是“打了水漂”。对全球医药行业都一样,中国药品管理部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欧洲药品管理局(EMEA)历年批准的新药新试剂数目少之又少。各国管理部门审批手续均极其严格,对新产品开发线上缺乏有前景的候选品淘汰之多。其次,同业竞争。全世界都在开发新产品。就本地针对免疫诊断试剂的,心脏诊所试剂,肿瘤诊断试剂开发的加起来也有数十家。除此以外,我们讲优胜劣汰,但是科技发展了,“山寨版”也层出不穷,导致优的不容易胜,劣的不容易汰,这边刚做出一个,那边马上一批山寨就冒出来,因为一时无法判断优劣无法一下子淘汰,影响大家都搁浅,往往名副其实的好产品也一起呆在“冷宫”没有出头之日。这许许多多的现象,都成为产品向市场化转换过程中面临的困难。

IMG_2176

大学时期的老卢

目前卢氏实验公司最充满期待和信心的是该公司开发出来的肿瘤检测试剂。卢先生介绍说,该试剂的特点是十分钟快速检测,准确率可达95%左右,价格是传统的仪器检测的百分之一,低廉快速准确率高,目前世界上还没有第二家。另外,我们还有许多研发成功的项目,目前可以说是国际上独一无二。

IMG_2175

小卢大学毕业啦!图中: 小卢的父亲(左二),小卢的母亲(左三),小卢(左四)与一起毕业的同学和亲朋好友合影。

因为公司开始扩大,业务繁忙,卢先生的公司目前除了有多名研发人员,再加上行政员工共20多名人员外,卢先生的儿子杰姆斯·卢从加州州立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电脑专业毕业后就参与了公司的管理运作,杰姆斯在卢氏公司里主要负责市场开发。之后“父子兵”携手经营这家“卢氏实验公司”也有了快十个年头。实验室里父亲老卢带领研发人员研究配方制成产品,客户接待和各种市场方面的工作由儿子小卢则带领营销人员参与,好一个“前店后坊”流水“父子兵”作战方式!

IMG_2342

每逢召开医药方面的展览或产品推广会,父子俩齐齐上阵。

儿子小卢认为,“如果我们不多了解外面的市场,难说公司不会走下坡路。如果忽略了与时俱进,是很难持续发展的。你看有不少公司开门时蓬勃热闹了5~6年,不知因为什么方面的原因,一旦与市场的节奏拖拍,就营运越来越淡,直至难以生存被迫关闭,这么多年里已经屡见不鲜。”

IMG_2346

小卢从学校踏上社会后,很快维系好一个个人脉圈且游刃自如。

小卢承传了父亲老卢那种锲而不舍坚韧不拔的精神,在变幻无测的市场中奔波跋涉,最近他受宁波市政府的邀请,将带着公司的百多项产品飞赴宁波参加宁波市政府举办的科技企业和项目评选推介会。卢氏公司是宁波市在一百多家参加推介会的美国公司中挑选出来的18家公司之一。届时小卢将结合评选推介活动做好本公司产品的特点和功效优越性的宣传推广。

IMG_0209 IMG_0206 IMG_0208

这对活跃在圣地亚哥医药领域已长达十七个年头的“卢氏父子兵”, 最能显赫的 “战绩” 就是从最初淘到的3万美元的第一桶金,到近年的年均营收额在数百万美元左右,这是个数百倍的增长比率。卢氏透露,最近有个资产数十亿的跨国融资公司已与卢氏公司洽谈要求获得注册(Register)和卢氏产品独家销售权,他们期望和卢氏公司签订预期值每季度两千四百万美元的国际市场订购合同。

IMG_2344

卢氏的成功说明了这两个最重要的关键:一是靠科技打头的运营方式,二是具有既能独立,又能整合的大团队概念。用后来又选修了市场学课程的小卢的话来讲:“这个不是单单指一个公司的团队,这个团队是扩展体现在整个社会中,而我们处于一个多元化的社会,这样做事情的时候需考虑比较前卫,善于摸索到国际市场的规律和动向,才能打不败之仗。”

IMG_2174

小卢小时候一家

父亲旁边插话说:“是这样的,尤其是中国逐渐成为全球药物研发的重要中心之后,国内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也水涨船高,这一领域的创业投资正朝着细分化、专业化的方向前行。将来的趋势是全球行业的整合,中美之间,环太平洋线和东西方,将来的药物研发并购收购还会更多。”

IMG_6085

今天的小卢一家

虽然是老卢夫妇的独生子,但从小就被注重培养独立能力,能吃苦耐劳的小卢说:“我相信做一桩事情,只要面对困难不退却,克服它和坚持做下去,早晚可取得成功,实现理想的。对于卢氏公司来讲,我们的理想是争取未来扩大巨资融合:我们公司负责研发,提供技术资料和专利样本,对方负责产品注册核准和销售,以新的产业化方式达到合作共赢,争取产品打入市场,尽早对人类作出贡献,产生数以亿计价值的社会和经济双效益。”

父子俩发自肺腑的誓言令人感动和震撼。他们说出了多少在海外艰辛奋斗的华裔创业者远大美好的理想,描绘出他们迈出的一步步坚实的脚印。就在我们圣地亚哥,有多少像这样的华裔父子兵,夫妻档,家庭组合,兄弟姐妹帮乃至亲朋好友群所组成的一个个团队在协同奋斗,藏龙卧虎无所不在。

 

 

(圣地亚哥华文网 华文风采大型彩色图刊 海黛报道 SanDiegoChinesePress.com

《医学领域父子兵- 记圣地亚哥卢氏实验公司奋斗史(图)》有1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