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墨边境沉思领土主权与人民幸福丨散记圣地亚哥

作者简介:周志兴现任共识传媒集团总裁,从2002年至今一手创办了《领导者》、《财经文摘》杂志以及共识网(http://www.21ccom.net) 等具有深度影响力的媒体品牌,致力于在大变革时代寻找共识,为关注公共事务的精英群体搭建理性交往的平台。周志兴曾任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人员,并于 1987年受命创办中央文献出版社,负责出版了大型画册《邓小平》,是《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的责任编辑。1996年-2003年任职香港凤凰卫视多媒体 总监及凤凰网总经理,创办了《凤凰周刊》等杂志。2015年创办书画摄影手工社交新媒体墨斗鱼http://www.modouyu.net

在美墨边境沉思领土主权与人民幸福-散记圣地亚哥

                                                                                                                         –       作者周志兴

听说我要去圣地亚哥,几乎所有的人都对我说,那个地方特别美。看起来,这个是有共识的。就像有很多人对我说,那可是个大美女啊,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圣地亚哥

圣地亚哥,也曾译作圣迭戈。其实在我看来,原来的翻译更好些,因为一说圣地亚哥,我第一个想起的是智利首都。因为我到过那里两次,就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不过人的印象是会改变的,也许,今后再说起圣地亚哥,我脑子里蹦出的,首先就是这座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太平洋沿岸城市。
圣地亚哥街头圣地亚哥位于美国本土的西南角,以温暖的气候和多处的沙滩著名。随处可见的棕榈树和仙人掌,装扮着这座山海相交的城市,很是漂亮。是可以把这座城市看做是美女,但是,其实这个美女腰间别着枪。

美军在圣地亚哥设有多处军事基地,以美国海军、美国海军陆战队、和美国海岸警卫队为主。甚至有人称圣地亚哥为“海军航空兵的诞生处”。

这个美女原来不属于美国,可以说,是美国抢来的。

南加利福尼亚海岸原是印第安人的故乡。十六、十七世纪欧洲探险者来到这里,打乱了印第安人的生活,开始了欧洲殖民统治时期。 1542年,葡萄牙探险者首先抵达圣地亚哥港,在随之而来的“航海时代”里,欧洲和大西洋诸国也纷纷来到这个当时很偏远的地方,西班牙因为当年海上力量的强大,成为这里的实际控制者。

1821年,墨西哥从西班牙的统治下获得独立,加利福尼亚成为墨西哥国土的一部分。

那个时候,基本上还是靠拳头硬说话的时候,而且不像现在还有点含蓄。1846年,美国发起对墨西哥的战争,将墨西哥人逐出了加利福尼亚。1848年,加利福尼亚正式成为美国的国土。

要我看,这个在西班牙语中被叫做圣迭戈的美女,当时还是一个村姑,不施粉黛,也没那么值钱,所以,墨西哥人捍卫她也没有竭尽全力。

但是,到了美国人手中后,这个美女身上突然发生了很大变化。这里发现了金矿,这里修了铁路,这里开始种植柑橘,这里的人口飞速地增加。

美墨边境
会议结束后,我突发奇想,向会议组织者提出来,要到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看看。我是这样想的,美国从墨西哥夺到这片土地后,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建设,这边界两边到底怎么样呢?其实网上也能查到资料,但是,还是到现场一游才能带来更深刻的印象。
在美墨边境40分钟的车程还是很合算的。在美墨边境,我看到了一大片漂亮的草甸子,绿色、红色、白色、黄色错落有致地洒在地上,那种自然美,是任何画家也画不出来的。

山坡上有两堵围墙。一堵是木制的,属于墨西哥那边,由于年代久远,木头有些腐朽;另一堵是铁质,三人高,还挺新,看起来修起来不久。

两堵墙,像两条蛇蜿蜒在山坡上,把土地分成了两块。属于墨西哥那边,密密麻麻地盖起了房子,属于美国这边,还是一片荒草,好几个马场散落其间,不少游客骑在马上优哉游哉。不少当地人告诉我,这国境线分开的土地,两边人民的生活水平大相径庭,不少墨西哥人用脚投票,选择偷渡到美国。而这些非法移民又对美国下层民众的就业构成了压力。难怪这次总统大选共和党候选人会出这样的主意,在美墨边境修更多的墙挡住墨西哥移民,而且修墙的钱还要墨西哥出。

面对一百多年前还是自己的同胞,现在在围墙另一侧过着幸福生活的“前同胞”,墨西哥人怎么想?是希望越过墙去还是希望收回那片本来属于自己的土地?

我发了一个微信,是这么说的:

“今天专门到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去看看。两堵不同材质做的隔离墙,分开了两个国家。现在属于美国的这片土地,原来是属于墨西哥的,美墨战争中,胜利者美国得到了这片土地。于是,两边的人民有了不同的命运。那么问题来了,要领土主权还是要人民生活更幸福?似乎很清楚又很纠结。”

有些话,似乎不能说的很透。

殊途同归
第三天,从圣地亚哥坐火车回洛杉矶,却坐出了故事。先是因为临时去美墨边境,时间不够了,两点的火车赶不上了,改三点二十的,结果还是紧张异常,幸亏光磊教授从容镇定,亲自驾车送我们,一路紧紧张张,很多次冒了违章的危险,终于开车前75秒我们出现在站台上,有光磊拍照为证。今天似乎霉运还是不离不弃。差二十分钟要到洛杉矶时,火车广播说前面铁路出问题,乘客自己选择是下车还是等着,我们选择了下车。不吉祥的是,下车的拼音和瞎扯一样。美国火车简直瞎扯。这种霉运很快就显现了。我们还没坐上出租车,那辆火车竟然又缓缓开动了。

不过,火车汽车殊途同归。

张娟很快要到了一辆U-ber,巧的是司机是位华人女子,父亲是台山人,母亲是香港人,但是,基本不会中文了。她的车是新买的,刚刚当上U-ber司机,今天是第二天接客。而且她原来就在我们要入住的希尔顿饭店工作。所以,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酒店。

不同的交通工具走不同的路可以到达同样的地点,这就是殊途同归。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校园的早晨,这儿静得出奇,空气也新鲜得不行。成立于1959年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拥有一个占地866公顷(约12990亩)的校园。虽然成立只有短短的五十余年,却位列加州大学系统内前三名,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UCLA)在学术上不分伯仲。其亦为“公立常春藤”中的顶尖者,曾产生二十位诺贝尔奖得主,是全美重要的学术发展重地。因此,从大学研究拨款总额上,UCSD高达19亿美元,位居全美第5

我不禁联想起这次参加的“海外中国青年论坛”

四月和五月,我在美国参加了三场青年论坛,分别在南加州大学、哈佛大学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海外中国青年论坛。圣地亚哥的论坛规模最小,但是我却感觉实际上很大。

因为那些看起来规模很大的论坛主要都是在谈创业,谈赚钱。这固然也没错,但是,如果年轻人或者说留学海外的精英年轻人一窝蜂地挤在赚钱的路上,恐怕格局小了一点。而昨天的论坛,没有高大上的环境,几十个人在餐厅里围圆桌而坐,关注的是中美关系,祖国的改革开放历史和今天的发展,以及国内公益事业。主办方从国内请来深圳、北京、广西三个地方的公益组织代表,分别介绍他们在儿童教育、青年培养和赡养老人方面做的事情,很艰难,但是很有意义。

但是,无论内容如何,格局大小,能够向前走,能够在各个领域有所建树,最后的结果也是殊途同归,哪怕走了弯路。

这也应当是共识。

最后要说一句,美国的火车,真心落后,这方面,该向中国学习了。

IMG_0859经常探讨共识, 左起:UCSD21世纪中心主任光磊教授,共识传媒集团总裁周志兴( 本文作者,),和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社会学教授苏阳。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天地, 边境之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