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哈佛袁钧瑛教授今日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图)

药明康德/报道

今天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传来喜讯: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袁钧瑛教授成功当选科学院院士。在本次新增的84名院士中,袁钧瑛教授是唯一的一名华人。这也是她在2007年当选美国文理科学院院士后斩获的又一殊荣。

袁钧瑛教授出生于上海的一个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是一名解剖学家,母亲是一名植物学家。1977年高考恢复后,她与全上海10万多名考生一同赴考,并名列榜首,顺利进入复旦大学学习。本科毕业后,她又参加了首届“中美生物化学考试申请”(China–United States Biochemistry Examination and Application,CUSBEA)项目,并在25000名申请人中排名第二,于1982年前往美国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深造。

在哈佛大学的求学之旅有着一段小插曲——作为一名哈佛大学的研究生,年轻的袁钧瑛成功说服哈佛大学同意她前往麻省理工学院(MIT)的Robert Horvitz教授课题组进行研究。“她甚至说服了哈佛大学为她在MIT的研究生涯提供资助,这非同寻常。”Horvitz教授事后回忆说。

在美国,年轻的袁钧瑛师从著名科学家Horvitz教授(图片来源:Horvitz教授实验室主页

Horvitz教授很快就注意到袁钧瑛在学术上的巨大潜力。在一次采访中,他提到:“当钧瑛刚到我课题组的时候,我给她设计了一个科研项目,估计能让她忙上两年。但两个礼拜后,钧瑛和我说,项目做完了,接下来我该干些啥?

在Horvitz教授这名伯乐的悉心指导下,袁钧瑛投入到了细胞死亡基因的研究中。当时,Horvitz教授的团队刚发现,一种线虫的突变体不会发生程序性细胞死亡——理应凋亡的131个额外的细胞,在这种突变线虫中依然存在。这背后一定有什么基因在控制。于是,Horvitz教授让他的几名得意门生攻克这一科学难题,袁钧瑛就在其中。

钧瑛表明ced-3ced-4都是‘自杀基因’,她做了一系列实验,表明这些基因会在要凋亡的细胞里起作用。” Horvitz教授说。此外,袁钧瑛的工作将线虫的细胞凋亡基因与人类的细胞死亡机制联系到了一起,这也是人们首次知道半胱天冬酶(caspases)这种在细胞凋亡中起到关键作用的酶的存在

2002年,Horvitz教授分享了当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也特地强调了袁钧瑛教授做出的贡献(图片来源:诺贝尔奖官方网站

2002年,Horvitz教授与另外两名科学家一道,分享了当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诺贝尔奖委员会的评语是“他们在器官发育与程序性细胞死亡的遗传调控上做出了重要发现”。获奖后,Horvitz教授执意要求已是哈佛医学院教授的袁钧瑛一同参加晚宴,并在获奖演说中单独提到袁均瑛教授在细胞死亡的分子机制探索中起到的关键贡献。

由于在Horvitz教授课题组的杰出工作,博士毕业后,袁钧瑛还未接受博士后的训练,就顺利找到了学术界的职位。在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做了短暂的停留后,袁钧瑛回到了赴美的第一站——哈佛大学,担任助理教授。短短4年,她就从细胞生物学的助理教授升到了正教授。在那里,她高产的课题组继续探索着细胞死亡的奥秘,并提出了介于程序性细胞凋亡(programmed apoptosis)与细胞坏死(cell necrosis)之间的第三种细胞死亡通路——“坏死性凋亡”(necroptosis)。

2005年的一篇里程碑式论文上,袁钧瑛教授与团队率先提出了“坏死性凋亡”这个概念(图片来源:《Nature Chemical Biology》

“坏死性凋亡”的发现彻底改变了人类对细胞坏死的认识。之前,教科书认为细胞坏死只是一种被动的,不受调控的细胞死亡。但袁钧瑛教授的工作则表明,坏死性凋亡是一种受调控的细胞坏死,并发现了在坏死性凋亡通路中起关键性作用的RIP1激酶。这个激酶能激活RIP3与MLKL两个关键下游蛋白。因此,如果能抑制RIP1,就有望抑制坏死性凋亡引起了一系列疾病,这其中就包括了影响广泛的神经退行性疾病。靶向具“可成药性”的RIP1的药物,也成了人类治疗这些疾病的一大方向。

目前,袁钧瑛教授的论文总引用数已接近7万。近几年来,她的课题组的论文也是《细胞》、《科学》、《Autophagy》等领域内顶尖期刊的常客。此外,袁钧瑛教授目前也是《Journal of Cell Biology》的资深编委会成员。

袁均瑛教授的科研团队(图片来源:袁钧瑛教授实验室主页

美国国家科学院是全世界最富盛名的科学院之一,由大量杰出的学者组成。至今,近500名美国科学院院士先后获得了诺贝尔奖,科学院旗下的期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也是全球性的顶尖学术刊物。其科研水平之优异,由此可见一斑。因此,能够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是对科学家本身学术能力极高的肯定。

我们很高兴能在今日美国科学院新增院士的名单中看到袁钧瑛教授的名字,并对袁钧瑛教授取得的成就表示祝贺!

参考资料:

[1]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Members and Foreign Associates Elected

[2] Necroptosis in health and diseases

[3] Junying Yuan – ASCB

[4] 袁钧瑛教授实验室主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