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的彩虹之上 美华裔海军士官郭晓明写在祖国国庆65周年之际

高高的彩虹之上 

–美华裔海军士官郭晓明写在祖国国庆65周年之际

 

七月四号不用上班,但早上还不到六点半我就醒了。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看见Hotel室内还是黑乎乎的,我就下了床,用力拉开那又重又厚的窗帘。顿时一道刺眼的阳光射了进来,使人头昏目眩。我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挡住了脸,定了定神,打开了阳台的门,随后转身到厕所去了。

因为遗传基因的作用,我从小就有早睡早起的习惯,今天也不例外。洗漱完毕后本想给张翻译打个电话,但看时间还太早,怕把他吵醒了,我便拿起跟我形影不离的cell phone往阳台上走。刚一迈出落地式玻璃门,就感觉到一股清新并带有咸味的海风吹到我的脸上。这风虽然驱散了我残余的一点睡意,可比起在军舰上乘风破浪时打在脸上的风还是差多啦。那风可让人精力充沛,精神振奋。我不由地有点留恋海上的生活。我来夏威夷已经10天了,每天早上我都喜欢在阳台上坐一会。我住在9楼,908号房间。我的窗户正对着Waikiki Beach. 记得刚来那天,我一进门,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被窗外翠绿的海水,浅黄的沙滩,苗条的棕榈树给迷住了。说是窗户,实际上是个落地式的玻璃门。门打开后,有个可容纳4个人的阳台。阳台上有个小圆桌,两把皮条椅。晚饭后我从街角上的小店买了半打冰镇夏威夷啤酒,坐在皮条椅上,打开了一听。那时正赶上日落,太阳的余辉把海滨上的棕榈树染成了金黄色。一条游轮正缓缓驶入港内,还有一个被小艇拖着的降落伞,正好飞在我视线的高度。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那7彩的尼龙布点缀着Ala Moana 公园的綠色长堤,形成一张绝妙的广告图画。下面就缺了一行字,“夏威夷,度假的天堂。” 此时,我拿出一个高倍望远镜一边看着海滩上正在漫步的一对情侣一边品尝着夏威夷啤酒,颇有‘赛过活神仙的感觉’。心想我太太此时可能正生我的气那。她不能来。

我这次来夏威夷并不是度假,而是托中国海军的福来参加[2014年-环太平洋军事演习](RIMPAC 2014)。这个军演每两年举办一次。因为中国派了四艘军舰,所以国防部语言中心从他们的电脑数据库中找到6位又据有海军作战常识,中文听说读三方面考核分数又比较高的军人来承担翻译。中国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派军舰参演。来的是导弹驱逐舰海口号(DDG-171),导弹护卫舰岳阳号(FFG-575),医院船和平方舟(T-AH-866),综合补给舰千岛湖号(AEO-886), 两架直升飞机,一支特战分队,和一支潜水分队,共一千一百名官兵。虽然知道中国海军里并不缺少会讲英语的人,但美方觉得如果不派自己的翻译来接待并协助日常生活和军事演习的事务,恐怕不太礼貌。这对我们六个人来说是个一辈子一次的,难得的历史性任务。

忽然,我被cell phone 的震颤打断了思路。我拿起电话一看是潜水分队的张队长发来的短信。“才七点,他就起来了。也是个早起早睡的人。”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读他的短信。“老郭,今天有什么安排呀?”

中国潜水分队在张臣队长带领下,于7月1号从千岛湖补给舰搬到了潜水训练营地开始了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的潜水员朝夕相处的生活。由于他们的营地距离海边只有几步之遥,所以中国潜水员们开玩笑说,“我们搬进了海景房啦。”

Dive_Camp_11

“早上没事,下午云南省民族艺术研究院的廖琦玉老师邀请我去看她们的演出。你们想不想去呀?”我用两个大拇指笨拙地敲打着手机的键盘。我特别羡慕现在的年青人。他们的拇指打字的速度比我用食指还快哪。拇指本应是手指里最笨拙的一员,但为了跟的上现代科技的发展,人也要进化吗。这才符合达尔文的理论。

“是什么演出啊?”

“翠堤长虹。飞虎队的故事。”

(飞虎队是抗日战争期间,由美国军人组成的一支飞行大队。他们驻扎在云南。主要沿着中国和缅甸边界对日作战。)

张队长没有马上回答。“你们今天干吗呀?”我反问了一句。

“今天我们整休。”张队长用短信回答。‘整休’大概是购物的意思吧。我会心地笑了一下。我知道他们很想买打火机,香水,加州红酒之类的东西。

“今天是美国的独立日,等你们‘整休’好了我带你们出去转转吧。”

“好。 中午过来吃饭吧?”这是中国人的礼节。潜水分队12个人里有10个是江浙湖北一带的南方人。在营地期间,虽然他们的三餐是由Panda Express 餐厅供应的,但是他们潜水队员中也有两位多才多艺的小伙子经常炒饭,下面,煮汤,给大家换换口味。

“好,”我毫不客气地答应了。“ 要是运气好,说不定可以吃上小丘做的浙江炒饭哪。”

我心里想, 这点事如果用对话的方式,一分钟都用不了就说完了。我们用短信花了5分多种才沟通好。可是大家还是喜欢用短信。我想不起来在那看到某人发表的见解,“ 用文字表达给人一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常用短信我的写作能力也许会有些提高。一边想我一边站起身来回到房间里去了。

吃完早饭,我看了一会世界杯足球赛,就开车来到了希克姆空军基地。看了看表,才11点钟。我就先到潜水员训练地溜达了一会。我先走到一座浅黄色办公楼前。看到它的大门有二层楼那么高。门上写着Mobile Diving Salvage Unit One(缩写是MDSU One),这次环太平洋军演潜水演习是由 这个中队指挥。在他们的办公楼前面有个铁锚,锚前有个圆石盘,盘上刻着这个中队的徽章。美军的每个单位都有个徽章,还把徽章印到T-Shirt上, 以增加荣誉感。这个中队在二次大战时就在这里。日本偷袭珍珠港时,有些子弹就打到这座楼上把一些潜水员当场打死。所以他们在办公楼左侧立了一个小纪念碑。办公楼的右侧还保留着当年建造的防空室。它是一个半圆形贝壳式水泥建筑。外面另外涂了一层浅黄色泥灰。我走过去围着它绕了一圈,看到上面也有些弹孔。我想他们之所以留着这个建筑物,可能是因为它有教育意义。
我忽然闻到香烟的味道,抬头一看,在一个小棚子里面,有个美国兵正在抽烟。我走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假日还上班哪?”他把烟头掐灭后说,“我值班哪。””Have a good one.” 说完后我就往海边的一艘灰色运输船那走。 那是一艘陆军的运输船。船的左边就是潜水中队的码头。昨天中国潜水员就是穿着SCUBA 面具, 背着氧气瓶从这一米五高的平台上跳下去的。他们来自宁波。听他们说那里的海水很浑浊。半米以外就看不见了。这里的水很清,十几米外都能看得见。潜到三十米深处照相都不用闪光灯。所以他们昨天特别的高兴。小峰看见个海龟就去追。吴翻译也不顾我们的劝阻和一支Sting Ray 一起游泳。毛参谋则在给一只海马照相,犹如到了海上乐园。我也后悔没带游泳裤,否则也可以下海游泳啦。我突然领悟到一个词的来源,游泳 + 高兴 = 游乐。此时这里除了海浪轻轻拍打岸边的声音以外,一切都很安静。我看着远处浮在海面上一红一黄两个浮标,心想节日过完了,潜水员们就要乘USNS Salvor(T-ARS-52)打捞船去浮标以外的海域演习啦。

Dive_Camp_6

我的手机又振颤了一下,上面出现三个字,“吃饭啦。”

看完短信,我急忙赶到他们的帐篷。凭经验,去晚了就没啦!按合同,Panda Express 每顿送十二份饭菜。可吃饭的人是一个顶俩的小伙子。潜水员每天早起先跑5000米,然后做50个仰卧起坐,接下来是100个俯卧撑。下午四点钟还要进行篮球,足球,游泳等体能训练。所以Panda送的那点饭他们根本吃不饱。每顿都要自己做一些额外的东西来补偿不足。可是帐篷里面没有冰箱,夏威夷的天气很热,东西腐烂非常快。他们就每天流轮去空军超市买菜,回来后把它放在冷气出风口吹着保鲜。去空军超市也需要十五分钟,特别是回来时掕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很不方便。有一天,吴翻译抱了一个大西瓜回来。给累得满头大汗,肌肉酸疼,之后两三天都做不了俯卧撑。后来有几个潜水员买了自行车,‘11路公交’改成机械化就方便多了。

到了营地还没进帐篷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每天中国潜水员开饭时,他们炒菜的香味总是弥漫到其他国家的潜水员的帐篷里去。所以他们在那个时间老来这转悠,碰到了就问,“吃什么那?”其他国家潜水员吃汉堡生菜比起中国的宫宝鸡,芥兰牛就差多啦。“他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解放军来解放他们一下吧。”张队长开玩笑说。张队长今年40岁。文化大革命时的口号也听过一点。其他潜水员就没听过这些了。于是,他们选了个周末,自做自炒,再从Panda Express 多点了些菜,请其他国家的潜水员吃了一顿。后来各国潜水员与中国潜水员的友谊拿北京话说就是‘特瓷’ (就是特别好的意思).

我进了帐篷一眼就看到小丘炒的他的看家把式,浙江炒饭。“今天运气不错啊,”我跟大家打了招呼后,坐下就吃。虽说炒饭里没有火腿腊肉什么的,可他多放了些鸡蛋,猪肉,黄瓜,胡萝卜,葱花,等佐料,炒出来真香。闻着让人垂涎三尺。

吃完午饭,本大爷就在他们的行军床上睡了。我在他们当中是长辈,做事动作又慢,所以他们都叫我 “郭大爷。”我并不在意。一觉醒来也两点了。帐篷里除了小金以外,大家都不知那去了。“他们去海军超市购物去了。”小金看我醒来就向我汇报了一下。“队长叫你起来后跟他们联系一下。”我赶紧发了个短信。说好集合地点,我就开车去接他们去了。

出了空军基地以后,向左转,不一会我就来到了海军超市。这个超市非常大,有上下两层。左边是百货店,右边是食品店,楼上是由十几家餐馆组成的饮食城。停车场也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超市门口有个公交车站。我开到车站时张队长和吴翻译已经在那等我了。“就你们俩呀?”我问。“其他人那?” “他们去奥特莱斯了。”吴翻译回答说。我一下没听懂就又问了一句,“去那了?” “奥特莱斯。”我还是没听懂。“没听过这地方呀。”我心里想。我经常发现国内来的人比我对美国了解多了,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本想不问了,免得被当傻瓜,可是吴翻译又加了一句,“等会我们去那接一下韩帅好吗?”我一听头上可有点冒汗了。就硬着头皮问了一下。“奥特莱斯是卖什么的?”“就是很多厂商开的直销零售店。好多家在一起。” “奥,”我恍然大悟,“是 Outlets 吧。”“对,就那。”看我终于听懂了,吴翻译也满意了。“你们想去那儿?”上了车以后我问。“你不是说有个演出吗?”张队长回答说。呦,记性还不错,我还以为他把这事忘了哪。目标明确了,我就带着他们开往了福特岛。过了检查站以后我们便开上了通往小岛的大桥。我很喜欢这座桥。它的左边是海湾。海湾对面是珍珠港。港口里从左到右停满了军舰。第一艘是美国的里根号航空母舰(CVN-76),第二艘是两栖攻击舰徘勒卢号(LHA-2),接下来是中国的岳阳号(FFG-575),千岛湖号(AEO-886),和平方舟(T-AH-866),海口号(DDG-171),隔过去几艘其他国家的军舰后是日本的两栖攻击舰伊势号(DDH-182)。海湾中间有一个白色建筑,那是亚利桑那号战略舰纪念馆。 再往右看是有着六个巨大炮管的密苏里号战略舰。我看了一下表,才两点半,可以先参观一个点再去看演出。“你们想去航空博物馆还是密苏里战略舰?”我问。“演出在什么地方呀?”张队长问。“在航空博物馆里。” “那我们就先参观那吧。”说着我把方向盘往左一打,二秒钟之后又往右转了一下, 一栋高高的机库就出现在我们面前。机库前停着一架老式战斗机,无疑那就是航空博物馆了。停了车,我们三人一边走一边坐看右看。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时,正好有一个中队的美国轰炸机要降落。它们已经快没油了,结果都变成了瓮中之鳖,被打得很惨。其中一架被打得遍体鳞伤,满身是洞就停在机库左边。进门时吴翻译看到机库大门上和窗户上有些子弹孔,就问我那是怎么回事。我因为昨天已经带了好几个大巴的中国水兵来过这里,导游已经跟我们解释过了。我就当起导游来了。我跟吴翻译解释说那些弹孔也是当年日本零式战斗机留下的。

这个博物馆里收藏的飞机很多,有二战时期的,由韩战时期的,也有现代飞机,比如F-14, F-15, F-111等。B-52 轰炸机因为体积太大,所以这里只展览了机头和驾驶舱的部分。我们三个人都爬上去坐了一会过了过瘾。演出的时间快到了,我们看到穿着各式民族服装的演员已经在博物馆大厅里聚集。我们就走了过去。今天他们要表演的是一部轻歌剧叫 “翠堤长虹”。 舞台是航空博物馆的大厅,布景是美国二战时用的战斗机。本剧的编导加主演是云南省民族艺术研究院的廖绮玉老师。说来也巧,我昨天在给参观博物馆的中国水兵当翻译时在这里碰到了她和其他一些演员。她看到中国来的水兵就主动过来搭讪并邀请我们今天来看演出。

这时我在人群中看到廖老师,我们就走过去和她打了招呼,并跟她介绍了张队长和吴翻译。她看我们能来很高兴。这时观众们陆陆续续都来了,我们也赶紧找地方坐了下来。

20140704_152451

歌剧开始了,在昆明的翠湖堤畔,一个美国小伙子吉姆-福克斯正在对 年轻漂亮的中国姑娘杨宝琴倾吐心中的爱慕。吉姆对杨宝琴说他在德州牧场有个好朋友叫麦克。麦克是一匹老马。吉姆叫麦克带他去中国。麦克开始不愿意,后来吉姆对它说他是要去东方寻找心中的女神。麦克就带他来了。一来到这里,麦克就在昆明找到了心中的女神。这故事表达了他对杨宝琴深深的爱意。“After the war, I will take you to America and I will marry you in a traditional Chinese way.” 吉姆说到这时一道彩虹升起在翠湖堤畔, “看,这就是我们的爱情画出的彩虹。”杨宝琴说。 吉姆是美国陈纳德将军率领的援华飞行大队 (飞虎队) 里的一位中尉飞行员。大家都称他为[爱开玩笑的运输机驾驶员]。 后来他的飞机在驼峰航线上失踪了。故事是这样的。抗日战争时期,国际救援物资都是从滇缅公路运进中国。后来滇缅公路被日本人切断了,运输就转入空中。航线是从印度的汀江到昆明。运输机为了避开日本战斗机的攻击,他们就飞在1万米的喜玛拉雅高山峡谷之间。人们称它为驼峰航线。这里气候恶劣,气流强,气压低,飞机随时面临着坠和毁失踪的危险,所以飞行员们称它为死亡航线。从一名已故飞行员的日记中我们了解到了这条航线有多危险,“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沿着山谷连绵不断的金属碎片的反光飞行。这条洒满了战友飞机残骸的山谷,我们管它叫铝谷[aluminum valley]。我才二十岁,上帝保佑可别让我的飞机成为铝谷中的碎片。” 陈纳德将军也回忆说,“这些年轻的飞行员战斗在反法西斯的最前沿。每天我目送着他们起航,去面对死亡的挑战,他们前赴后继英勇战斗,用血肉之躯支撑起抗战的桥梁。” 据记载,从1942年5月到1945年8月,驼峰航线空运繁忙,平均每天有一百多架飞机起降,共向中国运送了八十多万吨战略物资,为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但是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共坠毁和失踪了飞机609架,牺牲了一千五百多名中美飞行员。吉姆-福克斯中尉就是其中的一位。他为了人类的和平献出了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也永远离开了他心爱的中国姑娘。

歌剧结尾,五十年过去了,依然盼望有一天吉姆-福克斯会归来的杨宝琴已经74岁了。一天,她来到了曾与吉姆谈情说爱的翠堤湖畔,心潮起伏。突然一道绚丽的彩虹腾空而起,杨宝琴唱道,“又见长虹,那就是你不朽的灵魂与我同在。”(据说,最后一位美国飞虎队的成员已在去年过世了。)

看完演出我们的心情有些沉重。此时太阳已经偏西,气温也下降许多,使人感觉非常舒服。我沉默地开往不远处的密苏里号战略舰。舰上最著名的一个景点就是二战结束时,日本在这条军舰上签署投降书的地方。在甲板上,就在69年前摆办公桌的那个地方有个圆形铜牌,上面记载了1945年9月2日发生的历史事件。

Japan_Surrender

上舰后,张队长和吴翻译先后蹲在甲板上与铜牌照了相。再巧不过的是,当时海湾这边是晴天,海湾对面在下小雨。太阳光照射在雨点上形成了一条半圆形的大彩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粗,这么完整的彩虹。我指给张队长和吴翻译看。

“ 多巧呀,刚才的歌剧就叫翠堤长虹,现在我们就看到一条彩虹。”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看看彩虹,再看看海湾对面的四艘中国军舰,使我联想到当年慈禧太后用海军的钱去建造颐和园的历史。“我们海军发展到今天不容易呀。”我对张队长说。他看着停在不远处的日本两栖攻击舰伊势号也感慨地说,“我们的国家发展到今天也不容易呀。”我当时触景生情地编了四句歌词,事后把它完成了。歌中唱到:

高高的彩虹之上,
有座雄伟的山岗,
高高的彩虹之上,
有个民族屹立在东方。

你对着星星许愿,
乌云不能把你阻挡。
你对着宇宙立志,
祖国要自立富强。

你的精神坚韧不拔,
你的文化渊远流长,
你的传统是和平共处,
你的名誉是礼仪之邦。

你能建造万里长城,
也必能筑起海上城墙。
你的飞船能到达火星,
你也一定能登上月亮。

多少尖端都能完成,
只要你敢于去梦想,
多少航母也能下水,
自信是你的力量。

高高的彩虹之上,
我们赞美中华民族的风骨,
高高的彩虹之上,
愿中国的海军更加雄壮,华夏的明天更加辉煌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们得去奥特莱斯接韩帅啦。”张队长提醒到。于是,我们三人便下了密苏里号走向停车场去了……

(郭晓明写于65周年国庆 美国圣迭戈)

作者简介:郭晓明19602月出生于北京。9岁跟着母亲学习钢琴。13岁改学打击乐。1977年考上中央音乐学院。1982毕业后分配到北京中央芭蕾舞团担任演奏员。1986年来美深造。19886月毕业于Alliant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并获得音乐硕士学位。19888月进Coleman University 攻读电脑专业。1992年毕业并获得电脑硕士学位。目前在SDSU图书馆 IT 部门工作。

1996年,郭晓明参加美国海军后备役,在后勤部工作,并先后在工兵营,Wadsworth McClusky 护卫舰,以及直升机第85中队服役。曾去Guantanamo 阿富汗 Bagram 监狱执勤各9个月,监管恐怖分子等。

 

此条目发表在人物专访, 特别报道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