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是个出了名的调皮鬼”—采访原国家跳水队健将倪宸(图)

藏龙卧虎系列之九:
记者:海黛

一天午餐机会恰巧碰到老朋友,南加州香港商会圣地亚哥分会的安吉拉·何(副会长)。热情的安吉拉即刻热情地向我介绍了她身边的一位姑娘: 这位是倪宸,她原来是国家跳水队的……。”

寒暄之间,我忍不住定神打量眼前这位倪宸: 身材如此Fit,说话的劲儿就透出一股男孩子气!

之后带着许多好奇和疑问我约访了倪宸,她爽快地答应了。

见到倪宸,我打开天窗就问:倪宸你好,听说你最早是学体操的,学体操应该很受家庭的支持和影响吧?你小时候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的?你觉得从懂事开始起,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倪宸:我1987年出生在山东青岛,七岁的时候搬到了北京。 我小时候是在一个全家保护的环境下长大的。 因为那个时候外公外婆就我一个外孙女,又是爷爷奶奶最小的孙女,所以家里的人都围着我转,什么事情都让着我。再加上我从小性格开朗所以也很讨长辈们的喜欢。 决定去北京练习跳水时候,家里上上下下开会讨论。 后来也是因为惯着我就随我去了。 我觉得从小到大我父母对我的影响很大。 我们之间既是孩子和父母的关系,也是朋友关系。 我的父亲主要是负责对我的个人能力和思想上的培养。 我的母亲主要是对我的心理上的辅导,我们之间,特别是我慢慢大了以后更像姐妹了。

8

倪宸(中)和爷爷奶奶

1

倪宸(中)和爸爸妈妈

我问:那又是什么因缘际会你开始和跳水项目搭上的,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机会,当时国家跳水队对像你这样年龄和条件的队员的要求如何?

倪宸:我五岁的时候就被青岛体院选去练体操,那时候因为我在幼儿园里是出了名的调皮鬼。 后来我那一批的被选中20个小朋友,只有我坚持下来了。 我记得第一天训练教练跟我们说,运动员的目标就是参加奥运会拿冠军,他这句话也只有我一个人当真的了,记住了。所以后来就一直要参加奥运会,拿冠军。 教练考虑到我自身的条件觉得我练跳水比较合适,就让我转跳水,我当时就问了我教练一句话,练跳水能去奥运会拿冠军吗? 教练说能, 我就说,好, 我去。 其实我是个胆儿特小的人,怕高! 可是我知道凭我的能力跳台是我最大的出路。 虽然从能力上我比一般队员要低,但是我的优势是我天生水感就好,我的入水效果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 而且因为我的协调性特别的好,所以在99年我是第一个女生在全中国完成转体倒立动作的。 那也是我第一次以少年集训队员的身份进入国家队。在2001年正式进入国家队,但是三个月后我主动要求回北京地方队训练。

4

站在高高的颁奖台上

我问:你能讲讲在国家跳水队的经历吗?在训练过程中你有遇到什么困难吗?训练都成功了吗?

倪宸:其实我在国家队呆的时间很短, 因为在国家队训练时间很长没什么多余的时间学习,所以我决定离开国家队,回到北京跳水队,因为这样每周一,三,五的下午我父母都可以请老师来给我上课。主要是因为我和家人都觉得除了跳水学习也很重要,而且那个时候学习对于我来说好像并不是很吃力。 我觉得在我近二十年的运动生涯中我受得伤算少的。 一次是我的手腕,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记得那时候我每天手腕疼的不行后来去医院看, 医生说你要是再晚来个几天你就得跟跳水说拜拜了,而且今后也会影响日常生活。 就这样我的手腕被固定了三个多月。 还有一次是刚进国家队第一天我就过敏了,非常严重,在医院打了三天激素,胖了10斤回去训练。 因为激素涨的体重往下减就难了。因为在国内的比赛成绩让我为后来来美国做了很好的铺垫。我曾经代表中国出战亚洲杯和世界大奖赛也都赢得金牌。

3 五岁练体操 ,10岁练跳水的倪宸(左一)

我问:那后来你又为啥来了美国?是到美国求学的吗?

倪宸:是啊。我第一次来美国是11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有种归属感,就觉得我的性格就应该在美国生活。而且我没有别人所谓的cultural shock 但是当时我太少父母也不放心,后来等到我大了就让我来了。 我来美国第一年边学习语言, 边恢复训练。 后来上了IUPUI大学,拿着奖学金帮学校打比赛。 也因此成为这所学校第一位进入NCAA总决赛和拿到冠军的人。 2012的第二次夺冠让我成为美国历史上仅有的几位得过两次女子跳台NCAA冠军的人。 其实来美国近10年我觉得我的人生经历一下子变得更丰富多彩了。 我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的课程。 除了跳水我也跳舞, 开始接触编舞,舞台灯光设计,参加学校的舞蹈演出。 这么多年当然了,有顺利的,也有别人认为不顺利的。 2012年其实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那一年我的人生经历了大起,也经历了大落。我的大起就是我上半年在NCAA的成绩让我一下子成为焦点, 我全力以赴的备战2012的奥运会,那个我从小就梦想着要站上的舞台。 可是这一切的努力全部在我伤痛中消失了。  我最后一次受伤是在美国训练的时候, 因为我的肌肉天生恢复比常人慢,那个时候我在备战2012的奥运会,每天训练,结果就在赛前两个星期我的腰部肌肉罢工了。就像电脑中毒死机要重新组装,而我的腰部肌肉也是要重新组装。 我也是幸运的,在医生的努力下我的腰至少可以动了,只是这么多年累积下来的力量全没了。所以我忍着疼,硬是把我的人生最后一场比赛完成了。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就在我完成比赛,退役后的几个星期后。我遇到我人生的转折点。 我开始和一群积极向上的人打拼事业。 因为他们每个人的乐观和鼓励我很快的走出了我至今认为的人生失败。 我记得我的mentor告诉我,倪宸你是冠军,你或许在你的运动生涯中没有拿到你最想要的那块金牌,但是你在你的事业中一定会拿到另一块金牌。 这句话我一直记得也很感动。

我问:那你又为什么选择到圣地亚哥定居呢?

倪宸:至于我为什么会搬来圣地亚哥是因为我的先生。 他的工作调到这里,我就跟着他过来了。我喜欢圣地亚哥的大海和天气。 不喜欢什么好像还真没有。  我觉得我真的很幸运,从小到大好像我身边总是有人保护我,帮助我。 说实话,之前要搬过来这边的时候真的会害怕万一没有朋友怎么办, 结果我很幸运地可以在短时间内认识一些朋友,参加一些活动,之前的顾虑也就完全被消除了。

9

恩爱的一对

我问:按你的年龄,爸爸妈妈应该只有你一个孩子吧?他们不牵挂你吗?

7

快乐的两家人

倪宸:我是家里的独生女。 不过我有两个表姐。我爸爸妈妈一朋友家有两个男孩,也算我弟弟吧,我们两家关系特别的好,我们家没儿子,他们家没女儿。我特别喜欢这两个弟弟 (见上图)。我们两家间常来往走动,所以爸爸妈妈他们还好,不感到特别孤独。而我们现在都有微信,几乎每时每刻可以保持联系。

5

还喜欢跳舞的倪宸

我问:这么多年,你像男孩子一样地不断在外面拼搏,而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

倪宸:说实话,我现在觉得我没有以前那么有可大的冲劲了。 我觉得过去我有那种不服输,不畏惧的冲劲是我现在的榜样,是我现在要静下来以这股冲劲放在现在事业当中的时候,多取得和掌握自己需要的知识和经验。 我对过去的各种经历报以感恩的心,我觉得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最后都会变成好的经验借鉴,令我提高,成为更好的我。以前很多吃过的苦,当时觉得真的挺苦的,可现在想想如果不是那个时候这些苦熬出了我,推动了自己,或许我今天的路不会越走越坦然。现在的感觉就是那句话,叫“苦尽甘来”(说的这,她发出甜蜜地银铃般的笑声)。

问:你不再做跳水运动啦?

倪宸:在没有来美国生活以前跳水是我的全部,就好像是除了跳水以外我什么都没有了。是我在美国这10年的经历让我学习到其实人生还有好多其他精彩有趣的事情在前方等着我。跳水是我人生中美好的一部分但是我以为2012以后我该为我的跳水生涯画上句号,然后开始一段人生新的旅程。


6
问:你对今后有什么人生目标呢?

倪宸:我今后的人生目标是要完成我的华丽转身,在事业上再创颠峰。还有就是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和家人在一起。就像我说的我觉得我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总是会遇到好人。我有一直无条件支持我的家人们,以前训练的时候遇到好的教练,学习的时候遇到好的老师,后来来了美国身边也总是会有好的教练,老师,朋友和工作伙伴。现在我结婚了,不但遇到了个丈夫,就连公公婆婆也对特别的关心和照顾。所以我对这些都特别的感恩。而我相信以后在圣地亚哥的日子我一定还有好多好多人要感恩的。

别样的年华造就特殊的人才。采访之后,我又打量了她一番:灿烂的笑容,充满着青春活力和运动健将风度,浑身似有使不完的劲……她就是我眼中一道绚丽别致的风景。

(美国华文网 圣地亚哥华文网 华文风采图刊 海黛报道 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